深度阅读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深度阅读 > 其书逼似古人,书以气味为第一

其书逼似古人,书以气味为第一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4-21 16:12

苏悼元:“书以古拙遒劲、圆润为上” 苏谆元(1901-1857年,清仁宗嘉庆六年至文宗咸丰七年),安徽桐城人,其《论书浅语》,虽是写给初学书者读的,主要是讲技法之理,但也提出了一些关于书法美学的见解,反映了他的书法美学思想。如该《论书浅语》中特别提出: 书以古拙、道劲、国润为上。然必先生巧,然后能拙;先能刚健,然后能道 润。少年书宜秀健,中军书宜苍老,老年书宜古拙。少时先学古拙,终必至于不 能书。“古拙”并不从来都是人们的书法审美理想。书法艺术尚未成熟的历史阶段,书人何曾想到以“古拙”为美。可以说,上古时期创造了那些许多被今人视为美极的“古拙”效果的人,当时还不知书法艺术为何物,更想不到后来人会以他们的书契为不可企及的古拙,他们以当时可能利用的手段、技能将那些文字契刻上去,决不会想到后来人以“古拙”赞赏其美。然而令人确实从这种效果上感受到美,有向它们学习的强烈愿望。是不是让人仍像古人当时所能采用的物质条件、手段、方法,进行那种近乎原始的书契,或者以后人已能采取的书契条件而故意做作那种“古朴”呢?—断然不是。古人书契给今人的“古朴”感,终究是在古代那种文化氛围中,以古人的才智和能力创造的,是古人才智和能力的显现。时代人因厌时之妍媚而羡古朴。但这古朴却又是尽后来者的才智心力的创造,显示出后来者的修养与功力,它才有真正的审美意义与效果。所以苏悴元明确指出“先必生巧,然后能拙”。这就说明,他已看到时代以拙朴为美的本质。 而具有审美价值与意义的是对三个不同年龄段的书者提出的艺术风格讲求。 为什么对不同年龄段的书者在艺术追求上会有不同的要求呢? 这是因为不同年龄段的书人不仅有经验阅历、见识功力上的差异,而且生理、心态、精神修养上必然也存在差异,它们必然在艺术实践中反映出来。 一般说来,少年精力旺盛,有俊气,功力终有限,笔下必然显现出俊气足而心力不济的粗疏,所以在艺术效果上能有“俊秀”就是上成。中年时书力渐实,笔下稳健,便要力戒轻薄,寻求老辣了。到了老年,火气已退,人书俱老,返璞归真,便要寻向更有境界的古拙。—这不见得是艺术效果的规定,但可以看到苏氏的书法艺术理想和其尽量从学书者的实际情况出发提出的艺术期待。 苏氏还说: 书虽手中技艺,然为心画,观其书而其人之学行毕见,不可掩饰。故虽纸堆 笔家,逼似古人,而不读书则其气味不稚驯,不修行则其骨格不坚正,书虽工亦 不足贵也。学者临幕古人帖,已得其形模笔势,则可五之,帷肆力读书、修行, 虽不用功于书,而书自进。不然,专功临池,则书必难进,佳者不过为书工而 已。他反复强调书法作品所显示出的气息,所体现出的主体精神的修养。 书法最要在气味,不在用呆功夫。如海岳功夫岂不深?而不免怒张气。东坡 功夫较海岳几少十之五六,而儒推之气盘然,书品则高矣。学书又须识见真,亦 不在用驻功夫。如松雪,功夫岂不深,奈识见不真不超,长篇累犊,只学古人 皮毛,而用笔不道劲,结构不严谨,多熟滑散漫时媚之病,不得古人神骨。思白 功夫较少于松雪,而识见真透,能取古人之长而去其短,用笔凝练,结构峭紧, 故虽数字单行,或背临偶仿,而能得古人神意,不必形模似也。这两段话从不同层面反映出苏撑元的美学见识。 一、他把古人“书为心画”之说,进一步具体化:明确指出从一个人的书迹上可以看到其学识品行。作为书家,一方面要多读书,另一方面更要修行。否则,即使纸成堆、笔成家,其书逼似古人,也不可能有雅士的气味和坚正的骨格。 他认为字写到一定程度后,可以停下来认真读书。这时,字虽没有练,其实字还是会进步。这一点可谓经验之谈,是前人从未言及的。应该承认这样的事确实是有的。为什么有的人整天临池,而所书很难进步呢?这是因为人是在自己的审美修养、见识指导下写字的,是在自己的艺术追求中写字的。无论书者要求将字好的主观愿望多么强烈,对自己的期望多么高,如果审美见识、修养不能自觉地提高,是不可能仅靠下功夫而有书艺的提高的。审美见识、修养哪里来?只有通过多读书,积累了知识修养,陶冶了情性、领悟到艺术之为艺术的规律,心理上有了超俗的追求,才会取得实际的成就。这也就是说:书法之美,实际上就是以书法形式展示的书者的见识修养、精神境界的美。

图片 1.jpg) 品读陈铸的书法,但觉一股浩然之气扑面而来,“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具有撼人的艺术魅力。这是陈铸作品的“气质”。书法的“气质”和人的气质一样,并非靠“摹”就能得来的,而是人内心学识、智慧、抱负和修养的自然流露。 1955年陈铸生于钟灵毓秀、文化氛围浓厚的古城青州,自幼便萌发了练字习帖的愿望,读小学时开始学写毛笔字。此后的数十年间,他得到严边、欧阳中石、李铎、魏启后等名家指点,临习了隶书《张迁碑》、《衡方》、《曹全》、《鲁峻》、《石门颂》、《西狭颂》以及篆书《散氏盘》、《石鼓文》、《峄山碑》等,其楷书则学颜真卿、欧阳询和魏碑,行书学二王、米芾、王铎等。 学书之道,天赋、学力、识见,三者缺一不可。凡以书法成功者,往往以两种人为最多:一种是天赋高朗、资质聪颖者;一种是秉性厚重、沉稳朴实者。前者之书常以意趣取胜,后者之书则以功力见长。然这两种人都必须以见识为本,有才气而无见识则每流于疏野,有功力而无见识则每流于平庸。陈铸则是一个天资聪颖而又肯下苦功者。工作之余,他推辞谢绝了大部分应酬,潜心书艺,几十年如一日临池不辍,并十分注重对书法理论、美学、诗歌和音乐的研究。1991年他考入潍坊教育学院美术班,1995年考取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通过学习广收博取,兼收并蓄,他较系统地掌握了美术理论和技法,提高了文化艺术修养和综合素质,且在苦练推敲、博采众长的基础上,形成了独特的书写风格。 陈铸才华横溢、资质高,具有过人的艺术领悟力,为人又纯正宽和,他那种纯和之气在温文尔雅的外表下,却有执着的艺术追求和坚定的艺术理念。他认为,艺术在当代极为重要的是体现精神性的东西,要求作品具有打动人心的震撼力量、教育力量和艺术自身的美学价值,所以学习书法在传承古人笔墨的同时,必须具备艺术思想、理想,谙熟艺术形式和懂得艺术发展的客观规律,这在信息化社会高速发展的今天尤显重要和紧迫。这是所有对历史、社会、文化有责任感的人都该认真思考的课题。陈铸对此有深刻的认识,这些年来他所走的路不是局限于传统,而是多视角地关注当代社会文化思潮,并不断充实扩展自己的艺术空间,这种有博大胸襟的艺术追求使我们不能轻易给他定位于传统或现代。从其对传统的实践来看,可以说他的艺术目标是坚守传统、深入开掘,同时又要超越传统、开拓新境,以体现一位现代艺术家的使命感。 陈铸的书法创作以隶书、篆书为主,兼写魏碑、行书。纵观其各种书体,或雄奇磅礴如五岳巍巍,或清秀俊逸如流水行云,或古朴稚拙如千年古树,或浑厚坚实如金石落地,或笔锋起伏似峰回路转,或变幻自如似霞卷云舒;既有碑之古朴,又有帖之韵致,亦碑亦帖,亦柔亦刚。欧阳中石先生曾这样评价其书法:“规矩俨然,而又沉雄飞动,既有古源宗法,又有灵犀独慧”。 陈铸习书之余亦染笔丹青,所作写意水墨花鸟格调清雅,以简取胜,用笔纵横恣肆,笔力雄健,他的绘画是从书法中出来的。以书作画是传承了陈淳、徐渭、吴昌硕等文人画的衣钵,这种笔墨淋漓的绘画,画的是高于自然的精神境界。 陈铸简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潍坊市书协理事,青州市书协副主席,青州市政协委员。(作者:刘祥亮)

李瑞清:“书以气味为第一” 这时,提出以学问修养养书者大有人在,可以说这已成为时代书人的共识,李瑞清也是当中的一个。 李瑞清(1867-1920)江西临川人,光绪二十年进士,精篆隶及金石文字,以篆箱笔意写北魏碑书,自成面目,他并没有专门的书学著作,其主要书学见识大都反映在其对诸多碑帖的题跋中。他在书法实践中,既能广泛汲取传统,又敢于有所创变,但他更强调作为书家的人格修养。其《玉梅花庵书断》中写道: 书家先贵立品。右军人品尚,故书入神品。决非胸怀卑污而书能佳,此可断 言者。 “品高”,而且“学富”,这一点和杨守敬观点完全一致。该文继续写道: 学书尤贵多读书,读书多则下笔自稚,古来学问家虽不善书,而其书有书卷 气,故书以气味为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矣。 为什么“读书多则下笔自雅”?古人不仅把读书当做获取知识之事,更在以读书陶冶情操、增进修养。说法不尽科学,但事实是多方面的,学养可以开阔人的视野,提高人的审美见识,对艺术的好坏,自然也有了更高的鉴赏能力。 在讲到他自己的学书经验时,他说: 余书本从篆分入。 为什么这样学书?他认为: 学书不学篆,扰文家不通经也。故学书必自通篆始。 篆书又该怎么学呢? 学篆必神游三代,目无二李,乃得佳耳。 也就是说,要努力进人到三代人的精神境界,不要被秦之李斯、唐之李阳冰的篆书模式所限制。他之所以有这样的见识和要求,说明他对自赵、董沿袭下来那种妍媚书风也是极度不满意的。他不仅高度赞美碑书,力主碑帖兼容,而且还批判董其昌单一以刻帖为法,实际上并未得钻书之妙。 他据自己的学书经验提出学书要从碑书人手,参悟帖书用笔。其实这就是要求在两种绝然不同的书风书貌中汲取营养,不要把法帖当做唯一的程式来把握。眼界不开,难以取得跳出前人的成就。他甚至主张:作为艺术形式来把握,作为艺术修养来讲求,有志于书者,干脆从三代(夏、商、周)留传下来的书迹人门,学其迹,吸其气,陶铬精神气格,培养审美情操,借以摆脱时书俗媚之困扰。 李瑞清的话虽然就这么几句,却透露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信息,反映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事实:人们从拙朴开始,力求妍媚精妙,然后逐渐走到厌恶一味妍媚,并开始自觉寻求拙朴、俨有古风,并以古朴为最高审美境界,说明人们的书法审美意识从产生、发展到此时,已转了一个大圈,是不是又回到原来的起点上呢?当初亟尽心力求之的,如今恰亟欲去之;当初ATZ尽心力去之的,如今恰亟欲求之。 当然不是回到原来的起点,而是螺旋型的上升,到达了一个更高的层次的真率与拙朴。当初以拙朴之貌出现时,人们尚不知学问修养为何事。如今返璞归真,却是以充实的学问和高雅的修养为基础,这也说明时代正将更高更难以达到的书法创作要求向有志于书者提出来了。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深度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书逼似古人,书以气味为第一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