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阅读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深度阅读 > 叶恭绰在书法上非常推崇赵孟頫、李北海一路,叶恭绰写字非常注重运腕与笔力的关系

叶恭绰在书法上非常推崇赵孟頫、李北海一路,叶恭绰写字非常注重运腕与笔力的关系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4-21 16:35

叶恭绰书法:那知北海有传人 很多年前。我曾买过一本小册子《矩园余墨》。所谓矩园,就是大名鼎鼎的叶恭绰先生晚年之别号也。这本书是他晚年所写的掌故逸闻、书画题识、序跋小品之汇集.薄薄一册大约十万字不到.当时得书后大致翻了翻.心想留待日后慢慢细读便搁下了,不料这一搁则遥遥无期。前些日当我想写叶恭绰书法时,找出此朽意欲“临渴掘井’,书前自题的一行购书日期赫然在目:“一九九七年五月’。不禁哨然叹日:读书稍有懈怠.十年一梦,真白驹过隙耳。

叶恭绰书法,笔法雄强朴厚,妍媚动人。行楷书上法度谨严意味蕴藉,草书则率意洒脱,灵动飞扬。叶恭绰行草书法笔力雄浑苍劲,线条柔韧挺拔,结体略矮而扁,但欹正相谐,形成自己跌宕多姿、百态纷呈之风。

“南北二梁” 墨林双璧—帖学余韵 梁巘(清乾嘉年间人,生卒年不详),字闻山,安徽毫州人,乾隆二十七年举人,官四月!巴县知县。他晚年辞官,主讲寿春书院,以工李北海书而名于世。梁同书(1723一1815年),字元颖,晚号山舟,浙江钱塘人,大学士梁诗正之子。他初法颜、柳,中年用米法,70岁后乃变化。其书法名满天下,求书者“只日数束”。晚清书法家杨守敬在其《学书迩言》中曾有“山舟领袖东南,闻山昌明北宇”的评论。《清史稿》列传二百九十记载:当时二人并称,巘日“北梁”,同书日“南梁”。于是就有了晚清书史上的“南北二梁”、“墨林双璧”的说法。中国书法五千年。 梁巘书风仍属于帖派一路。他曾经说:“吾少年学苏、米,意气轩举,多有欺人之概。”后以王羲之、董其昌为法,而对李邕书法极其崇拜,专攻李北海。他在《承晋斋积闻录》中说:“李北海书全凭气力,拓开间架。”又说:“唐碑行书数李北海《云摩碑》,王缙、苏灵芝诸人皆不及也。北海逸气生动,通身贯注,裴休所谓‘书中仙手’者也,且有英雄盖世之概。”梁巘书法遒劲俊爽,墨气浓重蕴藉,线条粗细相宜,结体敬侧有姿,颇具李邕风范。梁巘书风的基调是传统帖学的,对阮元的碑学体系似乎置若阁闻,仍热衷于晋唐的风格。他说:“笔法既得,更多临唐帖以严其结构。”“书法趋骨力刚健,最忌野”。他的“最忌野”是不是有所指很难予以判断,但从其他言论中可以看出,其虽处北方,但对取法碑版不是很感兴趣。

图片 1

    叶恭绰书法初学颜柳,后取法赵孟頫《胆巴碑》(《赵孟頫胆巴碑》笔法秀媚,苍劲浑厚,独具风格,于规整端严处见潇洒,点画顾盼有致,用笔沉着峻拔。)也参以李北海、褚遂良,上溯二王书法等,在体势上汲取了如《李思训碑》、《麓山寺碑》的灵动。为文人学者的叶恭绰,书法上造诣很高。

图片 2

叶恭绰出身书香世家.祖父叶衍兰(南雪)以金石书画名世,情鉴别,工诗词。叶恭绰的幼年是在祖父京邸米市胡同长大,五岁始诵读四书五经,受祖父熏陶,自小也喜爱书画诗词。少年时即受到清学者文廷式的赏识,文藏书甚卜,据说可听凭少年叶恭绰在其处任意翻检。可能是得益于祖父的交游之故.如当时的前辈名流张冶秋、汪兆请、梁鼎芬、陈散原等,以垂髻年龄的叶恭绰,均能晤渴交往,这实在是非常荣幸而难得的。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我们都知道,叶恭绰在民闰时期是做过大官的。辛亥革命后。他历任民国政府交通总长,广东政府财政部长、铁道部长等职。我们今天国内著名的四所交通大学.当年就是他着手改建成立并出任首任校长的。而在文人朽家中,叶恭绰无疑也是和吴稚晖、于右任诸家一样,虽出人政界文坛,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文人学者、造诣深厚的is法大家。叶恭绰的书法初学颜柳,后取法赵孟颧《胆巴碑》.并参以李北海、褚遂良,上溯二王法书等。他的字尤以楷、行、草见长,笔力雄浑苍劲,线条柔韧挺拔,结体略矮而扁,但敬正相谐.自成一格。对于赵松雪、李北海一路,他非常推崇,他曾自藏有赵氏的《胆巴碑》,并题诗道: 福神玄妙并沉沦,片羽空留径寸珍. 不见鸣波碑版字,那知北海有传人。 因为赵孟mi的《福神观记》、《玄妙观重修三门记》、《妙严寺记》和《帝师胆巴碑》并为“赵氏寸楷四大名迹”,而前三帖均流落海外,唯《胆巴碑》藏于叶氏手中。鸥波,即赵松雪。故叶恭绰认为,世人多以松雪书法学右军飘逸甜熟之风,其实不然,只有细细看过他的碑版帖本,始知是全用李北海笔法也。 所以,叶恭绰书法员效《胆巴碑》,但在体势上又汲取了如《李思训碑》、《麓山寺碑》的灵动,以形成自己跌宕多姿、百态纷呈之风。叶恭绰写字非常注重运腕与笔力的关系,他在一本《遐庵谈艺录》的书中就专门有论书法的笔力问题:“写时肘、腕皆悬空,其力必将聚于指、笔、纸三者联系之处.然后成字.其有力系当然的。’又:“运腕之周径愈大,则凝聚于笔端之力愈大.反之则将递而缩小。又执笔时,如手指能将时腕之力通过笔杆而至笔尖,则力必雄厚,否则力必递减……以能动时者力为最大,运腕者次之,运掌者又次之,用指者不足论矣.说明铺毫行笔,须沉着有力,方圆结合.筋力丰足,心手相合,自成锋棱,力’能有魏晋飘逸之风,六朝碑版之意也。”山此可见叶氏运笔之讲究,堆怪启功曾赞其书法为“天骨开张,虽盈寸之字.但有寻丈之势”。 叶恭绰收藏宏富.不说宋元佳堑或是其余文玩,光是法书名帖,其藏品之珍也是闻名中外的,时人称其所藏“不亚于昔之项子京,今之庞莱臣”。比如,现为上海博物馆镇馆之宝的晋代王献之《鸭头丸帖》,就曾是叶恭绰的旧藏。此帖有宋高宗宣和绍兴元天历内府收藏印记,并有宋高宗题赞,后流出宫外,历经数朝,代有题跋,辗转至叶恭绰手。某年他因手头不便,遂有偿让于上博。据说,此物让于上博时,因价值连城,实在难以定价。后想到古人曾有“一字千金’之说.《鸭头丸帖》共两行十五个字.于是便以一万五千金姑为代价,此亦书坛一佳话也。

    叶恭绰书法尤以楷、行、草见长,笔力雄浑苍劲,线条柔韧挺拔,结体略矮而扁,但欹正相谐,形成自己跌宕多姿、百态纷呈之风。对于赵松雪、李北海一路,他非常推崇。赵孟頫的《福神观记》、《玄妙观重修三门记》、《妙严寺记》和《胆巴碑》并为“赵氏寸楷四大名迹”,而前三帖均流落海外,唯《胆巴碑》藏于叶氏手中。叶氏为《胆巴碑》题诗道:福神玄妙并沉沦,片羽空留径寸珍。不见鸣波碑版字,那知北海有传人。叶恭绰在书法上非常推崇赵孟頫、李北海一路。叶恭绰认为,世人多以松雪(赵孟頫号松雪,松雪道人)书法学右军飘逸甜熟之风,其实不然,只有细细看过他的碑版帖本,其实全用李北海笔法。

【清】梁巘行书轴: 梁巘宽厚而乐以推举贤能。他主讲寿州书院时.见邓石如所作篆隶、印章.日:“此子未谙古法耳,其笔势浑耸,余所不能,充其才力可以凌栋数百年之巨公矣。’故致书推荐邓石如至收藏家金陵梅家学书。邓石如后来取得杰出的艺术成就,与梁巘之乐荐有直接的关系。 梁巘不仅在书法创作上不让时贤,在理论研究上更是独树一帜。其代表作就是人们熟知的《论书笔记》和《承晋斋积闻录》。“学古人书,须得其神骨、魄力、气格、命脉,勿徒貌似而不深求也。”“学书忌浮论而无实功,爱而不学知不真,学而不笃得不深。”由于梁巘官位不显,又长期课徒原籍寿州书院,故声名不及同时代的刘墉、梁同书诸公,但是其杰出的书法创作和其独具见地的书学理论,使他与梁同书并称,以致“无梁不成家”、“无梁不为富”的说法至今仍为盛行。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梁巘本性恬静,喜欢闲来读书,静心听琴。但由于为生活所迫,此愿终究未能得以实现。他自己曾经这样说:“吾思购净室三间,中悬元宋名人书画,案头置古书、古帖数十种,清昼良宵,下湘帘,焚沉香,静坐凝神,便有无量受用,而此愿亦未能偿,日嫌疲劳冗杂,岂清闲亦不与人也耶?”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然而,叶恭绰虽于公事之余,耽于收藏鉴赏,忙于考释题识,但却玩物不丧志,为人品德高尚且有侠义忠胆之风。其中最出名的就是他和张大千的一段感人故事— 大千有家藏王右军《曹娥碑》名帖,唐人题记w累。有一位名叫江紫哀的索求一观,江紫衰家住沪上孟德兰路(今江阴路),当时有“诗钟博戏社”设此,实际就是赌局,像陈三立、郑孝肯、夏敬观等名流也常在此游戏,大千自然也偶尔出人局中。一次,张大千手气不济,连战连北.赌金输尽,便向江紫窟借款,不料仅数局,又输尽,后屡贷暖负,终无以为偿。江紫哀于是提出干脆用《曹娥碑》帖来抵账吧,无奈之极的大千只得忍痛割爱,先人遗物,从此归了外人。 十年后,在安徽郎溪的大千母亲病重,大千与其兄善仔于榻旁轮流伺奉汤药,一日,母亲忽问起祖传《竹娥碑》何在?多时未见.颇思重睹,以慰病中孤寂。大千闻之惶恐大窘.只好谎称说留于苏州网师园,他日必携来让母亲展观。随后,张大千急找江紫哀欲购回此帖,但江说早将此帖出售,现辗转已不知落于何处。大千更是急如热锅之蚂蚁,不知该如何向母亲交代。!闰到网师园后,恰遇叶恭绰与王秋湄来访,正一筹莫展的大千便详述其事,未想叶恭绰闻言却笑着说:“此帖正在我这里呀!’大千对此巧合,差点喜极而泣,即拉王至屋隅,求其代恳恭绰.并转达三点请求:一、如能割让,愿许以原价为赎;二、如不忍以金银割爱,则以自己所收藏历代书画,不计件数相易。三、如两者皆不可,则乞求暂借两周,经呈送老母观览后,即行璧还。当王将大千意思转达后,叶恭绰慨然说道:“我一生爱好古人名迹,但从不巧取豪夺,玩物不丧志,此帖乃大千祖传遗物,而太夫人又在病笃之中,我愿以原物璧还大千,即以为赠,不取任何报酬!”大千闻之感佩不已,认为叶恭绰如此重义轻财之风采气概,不但今人所无。即便古人,也未之闻也!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叶恭绰为人豪情仗义.其书风也同样豪放旷达。他的行楷书,初看似乎参差而不规整,细读却法度谨严意味蕴藉,草书则率意洒脱,灵动飞扬。这些都和他的深厚学养有关,他饱览天下名帖,识见广博又高远,提起笔来自然有着常人所无法其备的底气。除了书法之外,叶恭绰还擅画竹以及梅兰、松石等.起点、眼界都非常高,曾出版有《叶遐庵先生书画选集》。有意思的是,名满天下的国画大师张大千晚年在为该画集作序时,却谦虚地谈起自己在人物画上的成就,最初还是受叶恭绰先生的影响,称其“力劝予弃山水花竹,专精人物.振此颓风。厥后西去流沙,寝馈于莫高、愉林两石室近三年,临摩魏、隋、店、宋壁画儿三百帧,皆先生启之也”。这里,既说明了叶恭绰先生于书画艺术上的不俗眼力,也体现了一代大师惺惺相惜、相辅相成的艺德高风。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1

【清】梁同书行书《论书》轴: 梁同书书写的碑文和创作的作品不可胜数,所书碑版几遍衰宇,负盛名60余年。晚年纯任自然,章法平德,行距疏朗,貌丰骨劲,韵味神藏,冠绝时流。《论书轴》是梁同书89岁时的作品。此件行书作品不拘苏、米形迹,而神韵自得。 梁同书以颜、柳、米为师法的对象,晚年则纯任自然。其章法平稳,行距疏朗,用笔平和自然。这些都是承继赵松雪董其昌遗风的结果。其诗词多雅意,文章也清峭,但均为其书名所掩。《清稗类钞》这样来评论梁同书的书法:“梁山舟学士书法名播中外,论者谓刘文清朴而少姿,王梦楼艳而无骨,翁覃溪临摹三唐,面目仅存,汪时斋谨守家风,典型犹在,惟梁兼数人之长,出入苏、米,笔力纵横,如天马行空,汪文端、张文敏后一人而已。”这些评论似有溢美之意,但从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梁同书的与众不同。也可能是由于家庭背景或是高寿的原因,梁同书在当时的书法冠绝时流,影响很大,求购者络绎不绝;由他书写的碑刻和题记不可胜数,负盛名60余年。因为他所使用的书写工具专一,而使得一批文房四宝也跟着涨价。正如《清稗类钞》中所说:“梁性孤僻,作书喜用许虚白纸,夏岐山、潘岳南笔,刻石必陈云构、陈如冈、冯鸣和。及虚白纸盛行,冯、潘、夏、陈因以致富。”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梁同书平生书法创作甚勤,年九十余,尚为人书碑文墓志,终日无倦容,并无苍老之气。在去世前数日,仍坚持书写,竟然连自己的讣告文书也是自己亲自书写,并且苍劲如昔。因此,其传世书迹很多,其中小楷书作尤多。 “南北二梁”的书法是传统帖学的延续,是碑学兴起前暂时的沉寂。

    在文人书家中,叶恭绰虽出人政界文坛,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文人学者、造诣深厚的书法大家。叶恭绰主张以出土竹木简及汉魏六朝石刻、写经为宗。其擅于楷、行、草体,尤擅大字榜书,雄健豪放,绰约多姿,融会碑帖,自成一家。他的行楷书,初看似乎参差而不规整,细读却法度谨严意味蕴藉,草书则率意洒脱,灵动飞扬。这也源于他的深厚学养,其饱览天下名帖,识见广博又高远为其打下了基础,提起笔来着常人所无法其备的底气。人称其书有褚之俊逸、颜之雄浑、赵之润秀,誉为当代高手。

图片 6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2

    叶恭绰非常注重运腕与笔力的关系,独有心得,笔法雄强朴厚,妍媚动人,自成一家。他在一本《遐庵谈艺录》的书中就专门有论书法的笔力问题:“写时肘、腕皆悬空,其力必将聚于指、笔、纸三者联系之处,然后成字,其有力系当然的。”又说:“运腕之周径愈大,则凝聚于笔端之力愈大,反之则将递而缩小。又执笔时,如手指能将时腕之力通过笔杆而至笔尖,则力必雄厚,否则力必递减,以能动时者力为最大,运腕者次之,运掌者又次之,用指者不足论矣,说明铺毫行笔,须沉着有力,方圆结合,筋力丰足,心手相合,自成锋棱,力能有魏晋飘逸之风,六朝碑版之意也。”由此可见叶氏运笔之讲究,启功也曾赞其书法为“天骨开张,虽盈寸之字,但有寻丈之势”。

图片 7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3

    除了书法之外,于诗文、考古、绘画、鉴赏无不精湛。叶恭绰擅常画竹以及梅兰、松石等,尤善画竹,秀劲隽上,直抒胸臆,画就辄题诗词。其全国性美术展览及书、画团体无不参加。起点、眼界都非常高,曾出版有《叶遐庵先生书画选集》。有意思的是,名满天下的国画大师张大千晚年在为该画集作序时,却谦虚地谈起自己在人物画上的成就,最初还是受叶恭绰先生的影响,称其“力劝予弃山水花竹,专精人物。振此颓风。厥后西去流沙,寝馈于莫高、愉林两石室近三年,临摩魏、隋、唐、宋壁画儿三百帧,皆先生启之也”。既可以看出叶恭绰先生于书画艺术上的不俗眼力,也体现了一代大师惺惺相惜、相辅相成的艺德高风。    叶恭绰虽于公事之余,耽于收藏鉴赏,忙于考释题识,但却玩物不丧志,为人品德高尚且有侠义忠胆之风。张大千与叶恭绰还有个典故:大千有家藏王羲之《曹娥碑》名帖,有一位名叫江紫哀的索求一观,江紫衰家住沪上孟德兰路(今江阴路),当时有“诗钟博戏社”设此,实际就是赌局。一次,张大千手气不济,连战连败,赌金输尽,便向江紫窟借款,不料仅数局,又输尽,后屡贷暖负,终无以为偿。无奈之下,大千只得忍痛割爱,用《曹娥碑》帖来抵账,先人遗物,从此归了外人。

图片 8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4

        十年后,在安徽的大千母亲病重,忽问起祖传《曹娥碑》何在,想睹目,以慰病中孤寂。大千闻之惶恐大窘,只好谎称说留于苏州网师园。随后,张大千急找江紫哀欲购回此帖,但江氏说早将此帖出售,不知落于何处。正在筹莫展的时候,恰巧遇叶恭绰与王秋湄来访,便详述其事,未想叶恭绰闻言却笑着说:“此帖正在我这里呀!大千对此巧合,差点喜极而泣,求王秋湄代恳恭绰。

    转达张大千三点请求:一、如能割让,愿许以原价为赎。二、如不忍以金银割爱,则以自己所收藏历代书画,不计件数相易。三、如两者皆不可,则乞求暂借两周,经呈送老母观览后,即行璧还。当王将大千意思转达后,叶恭绰慨然说道:“我一生爱好古人名迹,但从不巧取豪夺,玩物不丧志,此帖乃大千祖传遗物,而太夫人又在病笃之中,我愿以原物璧还大千,即以为赠,不取任何报酬!”大千闻之感佩不已,认为叶恭绰如此重义轻财之风采气概,不但今人所无。即便古人,也未之闻也!

图片 9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5

      叶恭绰(1881年-1968年)字裕甫(玉甫、玉虎、玉父),又字誉虎,号遐庵,晚年别署矩园,室名“宣室”。中国广东番禺人。为书画家、收藏家、政治活动家。交通系成员之一。叶恭绰出身书香世家,祖父叶衍兰(南雪)以金石书画名世,情鉴别,工诗词。叶恭绰的幼年是在祖父京邸米市胡同长大,五岁始诵读四书五经,受祖父熏陶,自小也喜爱书画诗词。可能是得益于祖父的交游之故,少年时即受到清学者文廷式的赏识,文藏书甚卜,可听凭少年叶恭绰在其处任意翻检。叶恭绰性格正直豪爽,胸怀宽厚博大。他原为前清重臣,又出任北洋政府之交通总长,后来他服膺孙中山的三民主义,追随孙中山,主政重要部门,这在民国政治史上可算是不多见的奇事,当孙中山去世以后,叶恭绰即在中山陵旁修建了一座“仰止亭”,以表达他对孙中山“高山仰止”的敬仰之情。

图片 10

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6

    叶恭绰在辛亥革命后。他历任民国政府交通总长,广东政府财政部长、铁道部长等职。我们今天国内著名的四所交通大学,当年就是他着手改建成立并出任首任校长的。而在文人书家中,叶恭绰无疑也是和吴稚晖、于右任诸家一样,虽出人政界文坛,但却是名副其实的文人学者、造诣深厚的书法大家。

图片 11

叶恭绰书法作品7

    叶恭绰是中国近代政治史上一位极有影响的人物,在文学艺术领域更是一位著名人士。其致力艺术运动五十余年,至老不倦,是中国现代书画大师。搜藏历代文物,品类颇广,至为丰富,为保存国宝不遗余力。珍藏的文物或捐赠,或出售,尽归北京、上海、广州、苏州、成都等有关文化机构收藏。如《鸭头丸帖》归上海博物馆,《楝亭夜话图》归吉林省博物馆。

图片 12

叶恭绰书法作品8

    叶恭绰收藏宏富,不说宋元佳堑或是其余文玩,光是法书名帖,其藏品之珍也是闻名中外的,时人称其所藏“不亚于昔之项子京,今之庞莱臣”。有次他购买了许多珍贵字画、碑帖、磁器、铜器、孤本、善本、外国难得之名著与故宫禁物,装成八大箱,惜均毁于沙面之变。其为人豪情仗义,如他有一次重金购得稀世珍品晋朝王献之的《鸭头丸帖》真迹,慨然捐献给了上海博物馆。此帖有宋高宗宣和绍兴元天历内府收藏印记,并有宋高宗题赞,后流出宫外,历经数朝,代有题跋,辗转至叶恭绰手。某年他因手头不便,遂有偿让于上博。据说,此物让于上博时,因价值连城,实在难以定价。后想到古人曾有“一字千金’之说,《鸭头丸帖》共两行十五个字。于是便以一万五千金姑为代价,此亦书坛一佳话也。

图片 13

叶恭绰书法欣赏9

图片 14

叶恭绰书法欣赏10

图片 15

叶恭绰书法欣赏11

图片 16

叶恭绰书法欣赏12

更多叶恭绰书法作品欣赏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深度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叶恭绰在书法上非常推崇赵孟頫、李北海一路,叶恭绰写字非常注重运腕与笔力的关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