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阅读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深度阅读 > 现代新儒家,熊十力的着作是中国传统学问跟现代读者之间的桥梁

现代新儒家,熊十力的着作是中国传统学问跟现代读者之间的桥梁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4-21 16:35

熊十力书法:宁拙毋巧自天真作者 管继平 我有时在想,对书法的审美,若通俗而言,亦如对美女之欣赏。有的字初看惊艳,灵动妩媚,老眼为之放光芒,然细读之,其点画的做作或内涵的缺失,会渐渐使之美丽打折;若是由书及人,又感觉作者或乃一虚妄浅薄之徒,那么你还会因人生厌,继而再“殃及”其书了。而有的字,初看一般,貌不惊人,但随着进一步的品味赏读,并对其学术人品的深人了解,再看三看,你又会被其内在的学养气质之美所感染,并由此爱屋及乌。譬如学人书法则属此类,即所谓“第二眼”美女也。 第一眼我们仅仅只是看到了美女的“表”,而第二第三眼之后,或许才能真正欣赏到她的举止谈吐、才华气质、智慧学养……这是我读了熊十力先生的书法而突然冒出的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

熊十力与马一浮、梁漱溟并称现代儒家“三圣”;他是现代新儒学的开创者,其弟子牟宗三、唐君毅、徐复观继承其学术路向,使得新儒学在海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同时,熊十力的着作是中国传统学问跟现代读者之间的桥梁。

在现代新儒家“三圣”中,如果将马一浮先生定位于飘逸之高人,将梁漱溟先生定位于“倔强(直)的行动者”,那么,熊先生则应定位于具有原创精神的“元气淋漓”的哲学家。此元气淋漓之义有三,表现在学术品质,乃是元气充沛的原创性精神;表现于性情上,则是直率本真的魏晋风度;表现在哲学取向上,则是元气淋漓的生命哲学。

图片 1

图片 2

熊十力乃现代中国哲学家中最具原创性的卓越代表:其于国人普遍缺乏自信之时,避开陋儒之陈见、崇洋之浅见,直入先秦儒家经典,苦心孤诣,援佛入儒,重新诠释儒家命题,以达到续接学术慧命、挺立中华民族精神之目的。应该说,熊先生做到了,他不但与梁漱溟、马一浮三先生(“儒家三圣”)成为中国现代新儒家的开山人物,更重要的在于通过他和弟子(牟宗三、徐复观、唐君毅)及再传弟子(杜维明、蔡仁厚等等)艰苦卓绝的努力,在学术上复活了原始儒家之智慧,使古老的儒学与时代精神相结合,并于“现实中”结出累累硕果——当下人们所讨论的“现代新儒家”之哲学流派,实则主要乃熊十力及其弟子之功劳;而遍布世界的“孔子学院”,固然与中国之和平崛起有关,但我们亦不可否认其与“现代新儒家”之学派的显扬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关系。

图片 3

徐复观与牟宗三、熊十力

对于学术,熊十力先生尤重创造性,其尝言,“吾之为学也,主创而已。”观其哲学立场,当知此言不虚,其由“法相唯识”转向儒家“大易”之立场,即为一大创造,可谓显扬儒家学说之开山之作。并且熊先生的“学说”并非静止、凝固的,而是随着其对儒学的日趋透悟而“与时俱化”、新意迭出。以《新唯识论》为例,《新唯识论》创生之始,其义旨在援佛入儒,虽遭佛学诸大师如欧阳渐、王恩洋、太虚、印顺等人的批评,但同时亦得到马一浮、蔡元培诸先生的认可、推崇。

熊十力书法

梁漱溟

熊先生重视创造力的品性,既显示于其著作中,亦见于言谈中。张岱年先生在《哲苑絮语》中记载:大约1955年,张先生看到熊先生在那里叹气,张感到奇怪,问其缘由。熊先生曰,“我担心今后人们不会思想了。”张先生评价道:“熊先生主张创造性思维,他是担心创造性思维消弱了。”

因为熊十力的书法实在算不上是好,即便看了“二眼”或“三眼”。而随着对熊先生的逐步了解,虽然你未必能读懂他的深邃思想,但他的为学方式、为人品格却散发出一位大学者所独有的魅力令你喜欢。所以当不断多看了就会发现,他书法中的自然随意、放浪率真、洒脱灵动、老练遒健……你又实在不能说不好。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熊十力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哲学家,与马一浮、梁漱溟齐名,熊、马、梁,俗称中国新儒学的“三驾马车”。不过在学问上,比起梁、马,熊十力起步较晚,虽说儿时他入父亲掌教的乡塾读书,初习五经章句,也学史。但彼时受维新派影响,他更喜读孟子、王船山、顾亭林书,并萌发救国之志。青年时由行伍考入湖北新军特别学堂,联络党人,密谋革命。武昌起义后,他曾任湖北都督府参谋,后又参与孙中山先生领导的护法运动。但随着他目睹党人竞权争利、军阀贪淫伪善之状,心想“由这样一群无心肝的人革命,到底革到什么地方去呢?”于是他慨叹“革命终无善果”,深感“革政不如革心”,故从此弃政向学,研读儒佛,遂志学术一途。此时约为一九一九年,那年他已三十五岁,自谓“此为余一生之大转变,直是再生时期”。 获梁漱溟的引荐,一九二0年,三十六岁的熊十力赴南京支那内学院,拜于欧阳竟无大师的门下,专攻法相唯识学,次年草成《唯识学概论》初稿,并对儒、释、道、以及西方哲学等作了系统而精深的研究。后应蔡元培之邀,赴北京大学,专授唯识学。只因“深究内典,而与佛家思想终有所不能苟同者”,所以此后他又背弃师说,由佛归儒,决心自创新说,经过十年的磨练钻研,他的《新唯识论》终于出版,一举奠定了他在现代新儒学的重镇地位。然而此书的出版,遂引发争论四起,一是蔡元培、马一浮等人的推崇备至,蔡先生在序中赞之为“二千年来完全脱离宗教案臼,以哲学家的立场和方法研究并补正佛学的第一人’,马一浮也赞叹它“昭宣本迹,统贯天人,囊括古今,平章华梵”。但是他的先生欧阳竟无这一边,却对此新论大为不满,鼓励佛学弟子与之论战,并撰成《破新唯识论》,欧阳大师亲自作序以驳斥熊十力的观点。不料熊十力也不甘示弱,半年不到,又写成《破<破新唯识论>》一书出版。然通过这次论战后,师生从此再不相往来。但熊十力对欧阳大师的敬重仍一如既往,四一}-年代欧阳先生在四月!江津病危,熊十力听说后,遂前往江津内学院欲与先生见最后一面。但当时内学院同仁怕大师见了这位背叛师门的学生后情绪会受刺激,故力劝其回避,从而使他失去了与师作最后道别或道歉的机会。 熊十力的学问深邃博大,三十年代在北大开“新唯识论”课时,张中行说,选这门课的人寥寥,他偶尔去旁听几次,也觉得“高深莫测”。我想如张中行这样的学者,尚云“高深”,更逞论我等外行?他主要著作除上述外,还有《佛家名相通释》、《十力语要》、《读智论抄》等,五十年代居上海后,又著有《原儒》、《体用论》、《明心篇》、《乾坤衍》等。看看书名也不太懂,多年前,我有一位先生曾送我两册《十力语要》,但很惭愧,我也只是泛泛一翻,自感愚钝、束之高阁了。 然而,对于这样一位大哲学家来说,你可以不理解他的思想,但却不能不钦佩他的道德学问,他的治学精神。世上有好多天才.其性格特点、处世方式都比较怪异,这一点熊十力先生也不例外。关于他的趣闻,流传最广的莫过于说他和废名(冯文炳)讨论佛学时,起先相互高声争论,随之悄无声息,有人过去一瞧,原来两人争得相持不下,忽而动起手来,只见他俩都在掐着对方的脖子以致发不了声也……此段故事周作人、张中行的回忆文章都写过,并说次日两人则和好如初,又在讨论别的问题矣。 关于熊先生的趣味故事,我从诸多前辈学人的回忆文章中看到了好多,集中在一起,也反映出熊十力放达不羁的古怪个性,据说他平时讲课论学时,讲到得意处,往往意气风发,情不自禁,随手在听讲者的头上或肩上猛拍一掌,然后哈哈大笑,声振屋瓦。还有,熊先生爱吃肉,有一次在朋友家吃饭,朋友的孩子刚想吃桌上的一块肉,熊十力却立刻夹到自己碗中,说:“我身上负有传道的责任,不可不吃,你吃了何用?”于是坦然大嚼。住朋友家时,他还会问朋友的孩子:“熊伯伯好不好?”孩子道:“不好!”他问“为什么?”孩子直言说:“把我们家的好东西都吃了。”熊十力闻之哈哈大笑:“好,这孩子将来有出息!” 有识者评说熊十力先生的身上,集有禅的机趣、道的自然与儒的真性,此语诚然。王元化当年常去熊十力淮海西路的寓所拜访,向熊老请教佛学。一次熊老正在沐浴,王至外间驻足等候,但熊老却要王进去,他就赤身坐在浴盆中,与王元化谈学论道。王说熊先生是“以出世态度做人世学问”,在生活上,实乃通脱旷达的魏晋人风度。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熊先生个性独特,书风也独特。首先应该肯定,熊十力不是书家,虽偶尔也为人题字,但往往自成町畦。譬如他离开北京时,作为学生的张中行向他求字,熊老则书:“每日于百忙中,须取古今大著读之,至少数页,毋间断。寻玩义理,须向多方体究,更须钻人深处,勿以浮泛知解为实悟也。甲午十月二十四日于北京什刹海寓写此,漆园老人。”并还另外从墙上取下自书的条幅赠之。熊十力的书法并不多见,我见他的手稿书札,都是烂漫天真,不加修饰,诚如其人也。他的书稿,总是随手写在各种纸上,甚至是有些用过的旧纸背面,挤得满满的,既无天头地脚,也无行距间隔,有时简直弄得是满纸烟云,叫人无法卒读。不过,即便如此,也有人叫好的,何况叫好者还是一位书画大师。据说上世纪五十年代,熊十力与齐白石相识后,两人一见如故。熊的女儿熊仲光随白石老人学画,而齐白石很佩服熊先生的文采,请他为齐母写祭文。熊十力的书法很少有人称赞,然齐白石却独具“慧眼”,称赞他的字古朴雅健,自有风趣。虽难免有文人互相捧场的因素,但大学者的书法中质朴天然的趣味,应该不是任何人可以学来的。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最后,我以为要论熊十力书法,还是以一则董必武书赠熊十力的佳话来诊释最为妥贴。董、熊二老均为湖北黄冈的老乡,又都是老革命,关系很铁。一九六二年熊十力赴京出席全国政协会议,董必武到他下榻之饭店探望,叙谈甚洽。熊十力长女幼光向董老求字,不日董老送来条幅为:“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粗率毋安排,此傅青主论书法也。十力我兄正字。弟董必武一九六二年十月。” 董必武擅书也懂书,此处他以傅山名句赠与熊老,明眼人都知道,虽为傅山论书,难道不也是董老借此来评价熊十力的书法和个性么?

唐君毅

熊先生之所以如此重视创造性,首先与其经历有关。须知,熊先生绝非少年得志之人,其立志于学术之时,早已过而立之年。“决志学术一途,时年已三十五矣,此为余一生之大转变,直是再生时期”(《熊十力集》,群言出版社,1993年)。也许,正是熊先生起步较晚,故其对哲学的创造性要求更高,观其所著,皆由心田处流出。自然,熊先生之著作亦非为创造而创造,其所钟情的“心性之学”,甚至亦非仅仅在于建构学术体系,而是希望通过对中国文化的重建,寻找中华民族的出路起作用,此乃其重视学术创造性的根由。亦因此,他批判佛学流于空疏,道家远离人道,而独赞儒家的内圣外王之道“识得孔氏意思,便悟得人生与无上的崇高价值,无限的丰富意义,尤其是对于世界,不会有空疏的思想,而自有改造的勇气”(《新唯识论》,中华书局,1985,第348页)。

其中连接传统与现代的桥梁作用,对普通读者而言尤其重要。我们读传统经典的时候,通常会有一种困惑:传统着述方式以语录、书信、札记等为主,缺少系统的理论表达,使得我们这些习惯于系统化论述的“现代人”不得其门而入。而熊十力的着作为现代读者提供了一个重要的阶梯——完整而准确地将传统学问的义理系统表述出来。蔡元培先生曾评价说:“熊十力乃二千年来以哲学家之立场阐扬佛学最精深之第一人。”

熊先生性情率真,颇有魏晋名士的风范。关于这方面的例子颇多,这里姑且略举几个轶事以说明之。熊先生尝与冯文炳(即以文学著称的废名先生)争论佛学,废名是熊先生的小老乡,十分敬重前辈熊先生,熊先生亦以友待之。然而,当二人争执起来,则常常面红脖子粗,甚至扭作一团,结果废名拂袖而去。然而,次日见面,二人谈笑风生,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另则,据王元化先生所述,王拜访熊先生,恰逢熊先生正在沐浴,熊毫无掩饰,让王进来,其赤身坐在澡盆里与王谈论学术,颇有魏晋名士风度。又则,熊先生对学生的棒喝亦堪称现代版的“禅宗”,熊先生讲课,讲到兴起处,往往情不自禁地随手在听讲者的头上或肩上拍一巴掌,结果听讲的人为了避免先生巴掌的光顾,往往一大早就把后面的位子坐了,熟知老先生却从后面拍“起”。当然,熊先生不仅仅“拍”人,更在于其“机锋”锐利,每每在关键处启发后学。甚至,熊先生对学生的“骂”也往往有诸多启发。譬如,徐复观先生就是在熊先生的训斥中成长起来的。据徐复观先生回忆,徐向熊问学,熊让徐先读王夫之的著作。嗣后,徐拜访熊,熊问其心得,徐言王夫之的不妥当处。熊骂道,你个不成器的东西,读书怎能只看别人短处,倘只看短处,又如何吸收他人之精华呢?徐复观称,熊先生的这起死回生的一骂,让他最终在学术上立了起来,并成为熊先生的港台三大弟子之一(徐复观、牟宗三、唐君毅)。自然,熊先生亦非随便骂人的,在《与牟宗三》的信中,先生自道:“吾好骂人,只可骂其能受骂者。如其非器,虽不忍,又何可遽骂耶”(《熊十力集》)。作为熊十力的学生,能被先生“骂”,也是一种福气。

蔡元培

关于熊先生的性情,还值得一提的是先生的书法。熊先生写字素来不讲究,随手取来一章草纸,便满纸云烟,密密匝匝地写下去,甚至看不出行列。又由于常常在纸上涂来涂去,圈圈点点,写到起劲处,还特意用圆圈注明“吃紧”字样。此与马一浮先生绝不相类,马先生书体典雅,乃书法家。不过,齐白石先生尤其欣赏熊的书法,认为其字体元气淋漓,妙不可言。道行如我辈者,对齐白石所称赞的“妙不可言”倒没有感觉,但观熊先生书法,确然有一种元气淋漓的酣畅劲。古人云,书法,心迹也。熊先生的书法可谓将其性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十力丛书

图片 4

十力丛书共14册,除少量与学问无关的零散文字未收以外,实为熊十力作品全集。从内容上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是以《新唯识论》《体用论》为代表的,系统地表达熊十力哲学思想的着作,此外还包括《新唯识论》出版之后,熊十力跟学界教界的反对者论战的《破破新唯识论》《摧惑显宗记》。

第二类是熊十力用现代读者容易了解的方式,阐述和阐发传统学问的着作。如《读经示要》《乾坤衍》《与友人论张江陵》《韩非子评论》,又如《佛家名相通释》《唯识学概论》《因明大疏删注》。

第三类则是熊十力的书信、札记、谈话的结集,包括熊十力生前自定的《十力语要》《十力语要初续》《存斋随笔》,还有我们新编的《熊十力论学书札》。后一种主要以熊十力晚年论学书信为主,搜集他书未收和新近发现的信札。这类作品的特点是活泼易读,可充分领略率真剀切、元气淋漓的熊氏风格。

历经七十年,十力丛书终于圆满了

图片 5

1947年熊先生门人于湖北始印十力丛书,仅成两种而被迫中止。

六十年后,新版十力丛书继承先生夙愿,基本汇集了熊十力全部作品。

2019年,全面校订错讹和增补遗漏的新版十力丛书面世,是为十力丛书的“完成版”。

图片 6

01

新唯识论

图片 7

熊十力一生心无旁骛,潜心着作,成果累累,如果只能选一本书作为其代表作,那只能是《新唯识论》。熊十力曾从学欧阳竟无大师研习佛学。

图片 8

欧阳竟无

1922年,受梁漱溟等人的举荐,应蔡元培之邀,熊十力聘为北京大学主讲佛家法相唯识的特约讲师。在主讲《唯识学概论》和撰写讲义的过程中,对于佛教唯识学发生怀疑,不断改写旧稿,乃至另起炉灶写成了一部自成体系的新着,改称《新唯识论》。

图片 9

1932年,《新唯识论》由浙江省立图书馆出版发行,立刻在学界和佛教界掀起轩然大波。蔡元培、马一浮等人对此书推崇备至,评价甚高,马一浮作序并题签。另一方面,佛学界人士尤其是南京内学院师友群起而攻之。其师欧阳阅后痛言:“灭弃圣言量者,唯子真为尤”,措辞严厉。欧阳弟子刘定权更着《破新唯识论》对熊十力其书进行系统破斥。熊十力随即应战,并着成《破〈破新唯识论〉》一书,对刘氏之斥逐一破解。

马一浮

《新唯识论》先后有三个版本,最早是用文言文写成。1938年起熊十力与学生一道将《新唯识论》改写成白话文,至1944年《新唯识论》语体文本由重庆商务印书馆出版发行,这是第二个版本。因第二版本原先是为英译本做准备,加之正值抗战颠沛流离,熊十力对此本的文字不甚满意,于是又从1951年底开始对语体文本进行删改,1953年印出,称为“壬辰删定本”。本书将文言文本、壬辰删定本一同出版,以便读者互相对照理解。

如果只能选一本书作为熊十力代表作,那只能是《新唯识论》。《新唯识论》的出版不仅在当时掀起轩然大波,赞赏者、批判者形成鲜明对比,后来的历史进程中,此书一直发挥着深远的影响,直至今天仍是研究现代哲学的必备之书;并且,经过西方学术改造的现代人,如欲真正了解佛学、儒学,读《新唯识论》无疑是一个可行的途径。

佛家名相通释

02

图片 10

《佛家名相通释》作于1936年夏秋间,次年由北京大学出版组出版,本书即据该版本点校。

图片 11

《佛家名相通释》以佛教的名相为条目,以佛学的整体次第为纲领,从唯识学的角度阐发大乘佛学的体系;按照佛学传统疏释名词概念,探究其间的有机关联,又时加按语,用自己的哲学观点阐明佛学的玄奥,使之明白易晓。这是一本学习佛学的极好入门书,也是一部系统的简明佛学词典,亦为了解熊十力哲学思想的必读之书。

03

十力语要

图片 12

《十力语要》凡四卷,主要内容为门人节录汇编熊十力先生论学书信,以及记录熊先生语录,另外还有少量短文、传记等,并由熊先生亲定。于1935年开始分卷单行,后汇集成书,于1947年收入《湖北十力丛书》印行。《十力语要》作于熊十力精力最旺盛、哲思最畅达之中前期,汇集了熊先生论学的精华,为《新唯识论》之外的又一代表作。

如果要推荐熊十力的代表作,除了《新唯识论》以外就是《十力语要》了。与《新唯识论》相比,《十力语要》因属语录和文章的摘要,更易读,也更能显示熊先生特有的纵横畅达、脱然神解的风格。一册在手,吟哦含玩,想见其为人,如在目前。

读经示要

04

图片 13

《读经示要》三卷,首卷论述经为常道不可不读,次卷讲论读经应取的态度,末卷略说六经大义。第一卷中,熊十力略述了六经所蕴含的大道与政治思想,并疏解了《大学》首章和《礼记·儒行》。第二卷中,熊十力指点了治经应持的态度,强调了立志的重要性。第三卷中,熊十力略讲了六经(主要是《周易》《春秋》二经)的义理。

从民国初年以来,读经问题就成为中国思想文化与教育上的大问题。要不要读经?怎么读经?《读经示要》包涵现代新儒家代表人物熊十力在读经问题上的观点与洞见,可以给关心此一问题的人以启发。

05

唯识学概论、因明大疏删注

图片 14

本书收录的两部着作,其前身均为熊十力在北京大学任教时的自撰讲义。《唯识学概论》系熊先生讲授唯识学的第一部讲义,1923年由北大印制。本书忠实于此前在南京支那内学院所学,以玄奘、窥基之学为旨归,简明扼要地概述唯识学的思想体系,适合现代人的阅读习惯,为唯识学的入门书,亦可作为研究《新唯识论》的参考。此据商务印书馆本点校。

破破新唯识论、摧惑显宗记

06

图片 15

本书收录了熊十力的两部着作。《破破新唯识论》是一部反批评的着作。《新唯识论》1932年出版后,南京支那内学院刘定权于同年12月在内院年刊《内学》第六辑发表《破新唯识论》予以驳难,欧阳竟无特为作序。

熊先生随后于1933年2月出版本书反驳刘着;是书由北平斌兴印书局代印,北京大学出版部等处代售。此次出版即以该版本为底本,并参考中华书局1985年本点校。

图片 16

梁漱溟、王平叔、黄艮庸、朱谦之

《摧惑显宗记》是熊先生又一部反批评着作,针对印顺法师1948年发表的《评熊十力的〈新唯识论〉》一文。原稿以黄艮庸名义发表于1949年《学原》杂志二卷第十一、十二期合刊上,又收入《十力语要初续》。1950年,熊先生改写此稿,并于前增写约万言,概述《新唯识论》要旨,又于后附录两长文,由大众书店印行单行本,题曰《摧惑显宗记》,署为“黄庆述”。此次出版以大众书店印本为底本,并参考湖北教育出版社《熊十力全集》本点校。为体现辩论的来龙去脉,将刘定权、印顺原文并附于后。

1920年,经梁漱溟推荐,熊十力入南京支那内学院从欧阳竟无问学,这是熊先生学问和人生的一个转折点。1922年应蔡元培之邀赴北大担任法相唯识学特约讲师,并撰《唯识学概论》,其间对唯识学产生疑问,遂改本更张,另写出一部《新唯识论》,融通儒佛,并对唯识学提出批评。此举无异于入室操戈,以致欧阳竟无号召其徒鸣鼓而攻之,由刘定权撰文《破新唯识论》,熊十力随后撰《破破新唯识论》反破之。双方以唯识学见招拆招,颇有古印度论师之风。无独有偶,时隔十五年,后来鼎鼎大名的印顺法师又发表《评熊十力的〈新唯识论〉》一文,于是又有《摧惑显宗记》的反驳,此文署熊门弟子黄艮庸之名,实则是熊先生自撰或亲定。

《新唯识论》属哲学着作,法度谨严,用语精确;《破破新唯识论》《摧惑显宗记》则有如长江巨浪,畅快淋漓,尽显熊十力本色。此书与《新唯识论》合观,熊十力哲学体系及其与唯识学之渊源,庶几得之。

07

韩非子评论、与友人论张江陵

图片 17

本书收录了熊十力的两部着作。《韩非子评论》系胡哲敷据熊十力先生讲授内容整理并经熊先生修订而成。全文曾署胡拙甫之名发表在1950年1月出版的《学原》杂志第三卷第一期上,并以单行本于1949年底由香港人文出版社出版。此据台湾学生书局1984年再版本点校。

《与友人论张江陵》作于1950年夏秋,并于是年冬自印行世。此即据该版本点校。

十力语要初续

08

图片 18

《十力语要初续》乃《十力语要》的续编(因是第一部,故名“初续”,后因精力不济,没有延续下去),仍沿用《十力语要》旧例,辑录书札、论文、杂文等总计42篇,是了解熊十力学术思想和生平的极其重要的文献。基本上反映出抗战胜利之后至1949年之间,熊十力在北平、杭州、广州等地的学术活动与主要思想,其中一个主题是围绕《新唯识论》作出阐释和发挥,提要钩玄,解疑答惑。

09

体用论

图片 19

熊十力自述其哲学思想的演变轨迹,初自佛教唯识学入,进而探究空宗,最后归宗《大易》体用不二之旨。其1932年出版的《新唯识论》从唯识学脱胎而来;1958年出版《体用论》,乃从自我体系立论,不复借助唯识学的理论框架。与传统儒者的言说方式不同,《体用论》以现代习见的系统论述方式,阐发其体用不二理论,全书分为《明变》《佛法上》《佛法下》《成物》《明心》五章。但《明心》章当时因病未能写出,在初版《体用论》中有目无文;次年补写完稿,于1959年由龙门书局单独付印,名之为《明心篇》。本书将《体用论》《明心篇》合订为一册,以见《体用论》全貌。

熊十力哲学三部曲:《新唯识论》《体用论》《乾坤衍》。从中可以清晰看到熊十力思想的出发点和演变轨迹。

熊十力先生对于传统各家各派的评判属其一家之言,其得失自可讨论,但其对于时代脉搏的精准把握,对于传统文化根本精神的深入体会,以及其“舍我其谁”和着眼于全人类的时代责任的担当,来自于儒家和佛教大乘为主的深厚精神资源。因此,对于想深入了解传统文化的读者是一个很好的桥梁和阶梯。

中国历史讲话

10

图片 20

本书包括由四篇文章组成,涉及中国历史、哲学、经学、科学等丰富内容,从中可以一窥熊十力的民族观、历史观、科学观及学术史观。

作者融贯儒释道,博通经史,并充分吸收西方学术资源,终成现代新儒家的开宗大师。其中:

一、《中国历史讲话》,原系作者于1938年春为学生授课时的讲稿,当年夏天整理成书,由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石印行世。此文宣扬汉、满、蒙、回、藏五族同源,主要意在为各民族团结抗战提供历史依据。

图片 21

中央陆军军官学校

二、《中国历史纲要》,据作者未刊手稿整理,写作时间约在《中国历史讲话》前后。此文重在强调作史应注意之点,并兼述作者对宋明理学的看法,由此可见作者的民族观、历史观和学术史观。

三、《中国哲学与西洋科学》,系作者发表在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附设哲学研究部《特辑》上的一篇讲词,1946年作者在四川乐山五通桥编定印行。

图片 22

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旧址

四、《论六经》,由作者于1951年春在北京写给董必武、林伯渠、郭沫若的一封长信扩充而成,当年夏天由大众书店印行。此文分论儒家六经,尤其重点论述了《礼经》中的《周官》一篇,并对新中国文化教育方针提出了许多建设性的意见。

11

乾坤衍

图片 23

熊十力自述其哲学思想的演变轨迹,自佛教唯识学入,进而探究空宗,后悟入《大易》体用不二之义。其1932年出版的《新唯识论》从唯识学脱胎而来;1958年出版《体用论》,乃从自我体系立论,不复借助唯识学的理论框架;1961年写成影印《乾坤衍》,是对于《易经》乾坤二卦大义的推演,一方面揭示自家思想的来源,重申其归本《大易》之意,一方面对于现存《周易》文本的不同思想来源作出分析评判。

原儒

12

图片 24

《原儒》两卷,是熊十力论述儒家思想的代表作,主要包括《原学统》《原外王》《原内圣》三篇。全书以《周易》《春秋》《礼运》《周官》等儒家经典为依据,融贯释、道、名、墨、法诸家,综合考辨与分析,抉发孔子政治伦理思想的宗旨和内涵,使传统儒家思想得以焕发新生。

《原学统》《原外王》《原内圣》,追根溯源,除障祛蔽,紧贴时代,传统儒家之思想内蕴表露无遗,其当代价值也得到充分展现。作者融贯儒释道,博通经史,并充分吸收西方学术资源,终成现代新儒家的开宗大师。

13

存斋随笔

图片 25

本书作于1963年,是熊十力最后一部着作。案其《自序》,本欲将晚年随笔不拘长短汇集成册,因精力衰退仅成一卷,实乃一断续写成之长文。此文秉承熊先生的一贯做法,广引佛儒经典解释“十二缘生”,以此发挥其《新唯识论》到《乾坤衍》的思想。

熊先生自谓归本于“孔子之《易》”,对于佛道二家时加评判,读者其善会焉。此书自云:“余虽不敢苟同于出世法,而人类有此一派思想,亦可为人间世贪痴凶残之徒,给以大棒大喝。世人诋余毁佛,非独不知余,又何所知于佛乎?”

熊十力论学书札

14

图片 26

本书可视为《十力语要》《十力语要初续》的续编,将以上二书之外的熊先生论学的书信、札记、文章等汇为一编,与二书有所不同的是,本编所选惟冀存真,不敢稍加删减。

锺泰

本书名为《熊十力论学书札》,凡编者以为能体现熊先生学问的,不计长短全部采录。此处“学问”一词,乃取其传统意涵。儒家所谓修、齐、治、平,本是一个整体,并且“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是与人生实践一体的,用熊先生常用的话语即是“体用不二”的。故本书不专主狭义的“学术”,凡关乎世道人心,举如工夫践履、人伦物事,乃至时事政局者,皆在编选范围之内。

图片 27

柳诒徵

《熊十力论学书札》是十力丛书的最后一本,在迄今所见的熊十力书信中选择有关论学的部分,完整收入。此次增订,新增书信18封,文章2篇,基本是近年来新发现的。

张难先

图片 28

巨赞法师像

其中与锺泰、柳诒徵、张难先、巨赞法师等人的通信,均系近年来新发现,内容丰富,尤足珍贵。

熊十力1949年1月辑成出版《十力语要初续》之后,此后的大量书信散落各方,近年来更是屡有发现,本书除在《熊十力全集》的基础上筛选以外,各方寻求搜罗,为迄今最为完备的熊十力论学书信集。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图片 33

图片 34

*部分图片来自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删除。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深度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现代新儒家,熊十力的着作是中国传统学问跟现代读者之间的桥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