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首页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书法首页 > 并未切实可行提出青莲居士那首《下江陵》幸好何地,《早发白帝城》诗中显示了小说家快意的情感的诗篇是哪两句

并未切实可行提出青莲居士那首《下江陵》幸好何地,《早发白帝城》诗中显示了小说家快意的情感的诗篇是哪两句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3-04 19:21

早发白帝城

问:《早发白帝城》诗中表现了诗人畅快的心情的诗句是哪两句?该怎么赏析? 表现了诗人畅快的心情的诗句,是哪两句啊?

问:李白一首诗《下江陵》,人人能背诵,为何被称为“惊风雨、泣鬼神”之作?

李白

图片 1

图片 2

朝辞白帝彩云间,

早发白帝城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惊风雨,泣鬼神”的评价,来自明代诗评家杨慎,就那个写了《三国演义》开篇词”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杨慎。在他的评价里,并没有具体指出李白这首《下江陵》好在哪里,只是惊叹李白的才思。那我们具体来看李白的这首诗好在哪里?为什么能“惊风雨泣鬼神”?

千里江陵一日还。

这是李白的一首七言绝句,是他在流放途中遇赦后作的诗,同时他把他当时非常愉快的心情与江山的壮丽多姿,顺水行舟的流畅融为一体,这个诗写得流丽飘逸,随心所欲,浑然天成,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下江陵(一作早发白帝城)

李白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两岸猿声啼不住,

而全诗中最能体现出诗人畅快心情的应当是三四句: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李白被流放夜郎,后得赦免,这首诗写的就是他获赦免后的轻快心情。我们来看他是怎样写这种心情的。

轻舟已过万重山。

清代桂馥称赞:“妙在第三句,能使通首精神飞越。”

1、用对比。

图片 3

古时长江三峡,“常有高猿长啸”。诗人之所以感受到长江两岸的猿声“啼不住”,是因为他乘坐飞快的轻舟行驶在长江上,耳听两岸的猿啼声,又看见两旁的山影,猿啼声不止一处,山影也不止一处,由于舟行人速,使得啼声和山影在耳目之间成为“浑然一片”,这就是李白在出峡时为猿声山影所感受的情景。

李白善用对比,前两句中,写白帝城在彩云之间,夸饰其高,与江陵形成对比,由高而下,自然有一种轻快的感觉。

李白诗鉴赏

王国维说,一切景语皆情语。

第二句还用“千里”跟“一日”对比,千里形容两地之远,一日形容时间之短,两相对比,行舟之速,跃然纸上。其实从白帝城到江陵,本来也只要一天,这里并没有夸张的地方,但将“千里”“一日”这两个词并置在一起,自然就形成了轻快的感觉。

《早发白帝城》,又作《白帝下江陵》安史之乱爆发后,中年李白怀着强烈的爱国主义和政治热情,参加了永王李璘的幕府,希望能够挥戈扫胡尘,一清中原,以功报国。然而,不久,永王兵败,李白也因此被定了附逆罪名,开始关押于浔阳狱,后又被判流放夜郎。乾元二年(759)三月,李白行至巫山附近白帝城,恰逢唐王朝颁布天下现禁囚徒,死罪从流,流罪以下一切放免的赦令,遇赦。一生渴望自由、追求解放的诗人,突然间恢复了人身自由,感到狂喜无比,当即从白帝城乘船东下,急返江陵。

诗人现在心情舒畅,听到这此起彼伏的猿猴啼叫,也不感到悲凉,反而觉得猿猴也好像知道他的心思,为他欢呼,为他送行。丝毫没有《蜀道难》中“但见悲鸟号古木,雄飞雌从绕林间。又闻子规啼夜月,愁空山。”的凄苦愁闷。

2、语义双关

图片 4

为了体现他的畅快心情,诗人还用了夸张的手法,“千里江陵一日还”,用“千里和一日”做对比,表达出急切而顺畅之意。瞬息之间,“轻舟”已过“万重山”。为了形容船快,诗人除了用猿声山影来烘托,还给船的本身添上了一个“轻”字。 直说船快,那便显得笨拙;而这个“轻”字,却别有一番意蕴。三峡水急滩险,诗人溯流而上时,不仅觉得船重,而且心情更为滞重,“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上三峡》)如今顺流而下,行船轻如无物,船的快速读者可想而知。

最后一句“轻”字,既写小船的轻快,也暗含李白内心轻快的心情。这样的双关语,表达起来含义丰富,扩充了诗的内涵。

这首诗就是诗人在东下江陵途中所作,表现了诗人重获自由时欢畅轻快的心情。

为了表达畅快的心情,诗人还特意用上平“删”韵的“间”、“还”、“山”来作韵脚,使全诗显得格外悠扬、轻快,回味悠长。

此诗的妙处,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第三句。

白帝城遗址在今四川奉节县东白帝山上,东汉末年公孙述占据此地,称看见殿前井内有白龙跃出,就自封为白帝,称山为白帝山。城为白帝城。白帝城居高凭险,高耸入云,云窜缭绕,而城下临长江,跟三峡入口处甚近,形势蔚为壮观。首句朝辞白帝彩云间,是写诗人离开白帝城。《水经注江水》篇曾写道:自三峡七百里中,两岸连山,略无阙处,重岩叠嶂,隐天蔽日,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有时朝发白帝,暮到江陵,其间千二百里,虽乘奔御风,不以疾也。..每至晴初霜旦,林寒涧肃,常有高猿长啸,属引凄异,空谷传响,哀转久绝。故渔者歌曰:

前人对这首诗好评如潮,如杨慎《升庵诗话》:“惊风雨而泣鬼神矣。”清代乾隆御定《唐宋诗醇》卷七:“顺风扬帆,瞬息千里,但道得眼前景色,便疑笔墨间亦有神助。 三四设色托起,殊觉自在中流。”丁龙友评价:“此是神来之调。”吴昌琪《删订唐诗解》卷一三:“插猿声一句,布景着色之。”应时《李诗纬》卷四:“等闲道出,却使人揣摩不及。”

这首诗是写李白轻快的心情,但若只是如此,这首诗也成不了名篇,因为如果没有第三句,这首诗也成就了名篇。

图片 5

千百年来,这首诗一直被人们视若珍品。

此诗行文之妙,在第三句引入“猿声”,设色托起,“猿声仿佛要将李白留住,走处仍留、急语仍缓,形成一个牵引之力,正如拉弓射箭,须先往后拉,再射出。猿声的牵引,再到“不住”二字引发,最后一句便如射出的箭。

‘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诗人在此改发为辞,显得感情充盈,神采飞扬,亲切轻快。彩云间三字,既说明白帝城地势的高峻,又表现出了其间景色的绚丽多彩,同时,也显出诗人辞别的不是荆棘坎途,而是旷逸仙境,更增添了诗歌情调的欢悦感。

要欣赏作品就应了解的背景,安史之乱李白帮助唐玄宗的儿子李麟在南方起事抗击乱叛军,最后北方的李亨登基,也就是唐肃宗,李白被叛了流放夜郎(桐梓)的刑法,当他走到四川时,由于中原大旱,朝延大赦天下,判决都下降一等,流放成了免于处罚,李白得到这个消息后,57岁的李白就连夜乘舟顺江而下,所以说“千里江陵一日还”就可以表达出他当时的心境。

所以,李白的这首下江陵,虽然只是写他遇赦后的轻快心情,并没有什么深厚的思想内心,但其用笔之奇,行文之妙,让人叹服,故称其“惊风雨、泣鬼神”,不为过也。

次句千里江陵一日还,是写诗人东归江陵的情况。千里二字,写出了行程路途之遥;江陵与白帝城相距约一千二百里;一日还三字,说明了还归的时间之短暂。这里,千里与一日的鲜明时空对照,形象地表现了飞舟疾下的迅速,显得凝炼干净,简捷有力,大有归心似箭之意。

整个来说诗人心情都好,早上起来看到彩云飘飘,准备去江陵游玩,肯定是顺风顺水,千里一日往返,坐船上心情大好,听着两岸乌叫猿声,门因心情愉悦,不知不觉间轻舟巳过万重山了,后两句是诗人最愉快的。

引语

说《下江陵》,可能很多人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是李白的哪首诗,但如果说《早发白帝城》,十有八九的人都会不自觉地吟唱出来: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诗被评为“惊风雨、泣鬼神”是明代杨慎在《升庵诗话》中说的:

白帝至江陵,春水盛时,行舟朝发夕至,云飞鸟逝,不是过也。太白述之为韵语,惊风雨而泣鬼神矣。

然而“惊风雨、泣鬼神”这话却是杜甫说的。杜甫在写给李白的诗《寄李太白二十韵》中写到:

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

可见,“惊风雨、泣鬼神”这样的话不仅仅是来形容《下江陵》这首诗的,而是李白诗歌的整体风格。而且“惊风雨、泣鬼神”本身便运用了夸张想象的手法,并不是确语,只是来形容李白的诗天才纵横,感情充沛,艺术高妙,可以作为他被后世评为“浪漫主义诗人”的一个注脚。

图片 6

“千里江陵一日还”和“轻舟已过万重山”两句表现出了作者的畅快心情。

句解

朝辞白帝彩云间

朝,点明时间,呼应题目《早发白帝城》中的“早”。辞,是说要离开白帝城这个地方,而白帝城此时正掩映在五彩霞云之间。此一“彩”字已隐隐约约透露出李白极其轻快的心情了!“相由心生”,风光之美丑,很大程度是取决于观景人的心情的,即“景语皆情语”。试想一个心情烦闷的人,怎会看到早晨的五彩霞云?

千里江陵一日还

千里,讲白帝城与江陵相距遥远。这当然不是确数,只是概说而已,言相距甚远。一日,则极言时间短暂。白帝城虽与江陵相距遥远,但不过短短一日便能到达。空间与时间上的悬殊,通过对比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张力,让读者沉睡的大脑一下子惊醒过来,这岂不就是“惊风雨”吗?

这一句最后一字“还”,也当仔细琢磨。还,是回归的意思。但江陵并不是诗人故乡,为何说还?这就不能不提一提这首诗的写作背景了,所谓知人论世,方得真切。李白在安史之乱中心怀报国之志,接受了永王李璘的邀请加入了他的幕府,却不想卷入了唐王室的内斗之中,受到牵连。唐肃宗以为永王李璘招兵买马,图谋不轨,便剿灭了李璘。李白以“附逆”之罪被判流放夜郎。行至白帝城时,李白接到赦免的诏令,心情是非常高兴的,这在诗歌的第一句已经透露出来。原本要从白帝城出发逆流而上去夜郎,如今喜从天降,改为下江陵,这是从死地入生地,岂不是如生还一般?所以“还”字在此再点遇赦心情的愉悦。

两岸猿声啼不住

自古长江三峡两岸猿猴遍布,猿声便成了诗人写长江三峡时必不可少的意象,然而其意常悲,即所谓“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李白在此处写猿声叫个不停,不显其悲,反更添其喜。猿声之所以啼不住,一来是因为船行之速,一路行来,猿声此起彼伏,应接不暇;二来是因为诗人心情愉悦,立于舟前,意气风发,赏两岸风光,猿声即在其列,乐听此声。试想如若诗人听到的是“猿哀鸣”,“猿鸣三声”已“泪沾裳”,而此时猿声不住,诗人的小心脏又怎么承受的了?

轻舟已过万重山

逆流而上,必然千难万阻,难言“轻舟”。此处说“轻舟”,一则是顺流而东,水势湍急,船行如飞。这在第一句中蓄势已成。第一句说“白帝彩云间”,暗含白帝城地势高耸之态,长江上下游之间因此落差颇大,水流湍急已蓄在其中。二则诗人遇赦,心情大好,一个“轻”字正是这种心情的写照。“已过万重山”写眨眼之间已经过万重高山,与“轻舟”正相应,着眼一个“疾”字。与此相比,上一句则疾中显缓,相互映照。

第三句两岸猿声啼不住,是从听觉感受方面补叙归途之上的所闻。长江三峡多高猿,猿声凄楚悲切,牵人愁肠。李白在逆水而上的流放途中,满怀冤枉,心情悲愤曾写下:月色何悠悠,清猿响啾啾。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最后两句,既是写景,又是比兴,既是个人心情的表达,又是人生经验的总结,因物兴感,精妙无伦

总评

《下江陵》,或言《早发白帝城》这首诗,头两句一写“辞白帝”,一写“江陵还”,写尽两头之事,可见其疾其速。后两句却转过来写中间之事,一写其闻,一写其见,却总脱不了“疾”“速”二字,又在疾中见缓,速中显迟,可谓神来之笔!

整首诗诗人心情畅快,却没一处明写,只在“彩”“还”“轻”中可见。情景交融,含蓄却也外现。写云为“彩”,眼前即见五光十色之景,令人不由得要去注意。写到江陵为“还”,不免让人心生疑惑,却要细心探究。舟本重,却写作“轻”,令人耳目一新,却要细细考量。隐而显,显而隐,不类神乎?怪不得要“泣鬼神”了!

本首诗语言上明白晓畅,直如大白话,读来却琅琅上口,韵味十足。甫一接触,便能背诵。这样的诗是不多见的,怎能不叫人拍案叫绝?怎能不被称之为“惊风雨、泣鬼神”?

杨慎之所以称李白的《下江陵》为“惊风雨、泣鬼神”之作,同时又人人能够背诵,我认为从以下两个方面来考量:

辞山不忍听,挥策还孤舟。(《自巴东舟行经瞿唐峡登巫山最高峰晚还题壁》)以表达悲愁愤懑之情。而《早发白帝城》中诗人的心境判若两人,连猿声啼叫,也一反其哀切的象征意义,变得婉转多情,仿佛是为诗人夹道送行,并不给人以凄楚之感。这里的猿声啼不住,其实也是诗人心情欢愉的表现从中我们更能体会到诗人激动兴奋的心情和一切景语皆情语的真正含意。因此清人桂馥在《札朴》中曾盛赞此诗妙在第三句,能使通首精神飞越。

轻松愉快,诗人接到朝廷启用的消息沿江而下心情舒畅,看云是彩色的,千里长江不再漫长悠远,才有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感慨!

一、语言通俗易懂

整首诗中的二十八个字,没有一个生僻字,也没有古文言文中的“之乎者也”,不管文化高低,只要认识这几个字的,基本读一遍都能懂全诗的大致意思,读起来也朗朗上口,一气呵成,完全通俗易懂。这个原因导致了人人都能轻易记住,所以更容易背诵了。

第四句轻舟已过万重山,是从瞬时的视觉感受补写归途之上的所见。这里承接上句,只写万重山这一宏观客体,既能使人体会到江舟顺流疾行之迅捷,又能使人感受到诗人胸怀宽广明亮。从这轻舟如飞的描写中,我们看到了诗人欢快轻松的心境和重又燃起的豪情壮志。

謝邀请!

二、诗的意境

其实早在杨慎之前,杜甫就以“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这样的诗表达过对李白赞誉,杜甫作为李白的好友更能体会当时李白被流放时的心境。

全诗以“快”为主旋律,以“千里”“一日”“轻舟”“万重”等词体现了作者狂放的性格,也表明了作者要以一种“快”意恩仇的乐观态度对待新的生活。

个人认为,诗中的“千”“一”“万”三个数字把景物写活了,全诗的意境也由此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也是大家公认“惊风雨,泣鬼神”的一个原因。

明朝大才子杨慎曾赞美李白的诗《下江陵》:“惊风雨而泣鬼神矣。”此语常被人用来称誉能产生震撼人心效果的文艺作品。可见杨慎已为李白神鬼莫测的艺术感染力所折服。赏析李诗如下,以见证其赞之精辟。

唐肃宗乾元二年,李白被流放夜郎,行至白帝遇赦,乘舟东还江陵写下《下江陵》。

从写作技巧层面看:首句中“彩云间”三字运用了夸张手法,写地理住置高,为写顺水行舟蓄势伏笔。第二句中“千里”、“一日”是举数字作对比,写两地间路远,但用时短暂。第三句以猿啼声烘托行舟飞进,势不可当。第四句用“已过万重山”衬托水势如泻,照应首句。诗人的笔有如五彩画笔,着笔轻巧灵活,浓淡适宜,为我们绘制了一组栩栩如生的《峡江飞舟图》。令人叹为观止。

再从选词用字表现精神世界层面看:《下江陵》叙述的是诗人“辞”白帝,“还”江陵的故事,突出一个“快”字,表达了诗人无比喜悦的心情。细细品来,真是神来之笔。诗里的“辞”,非一般意义的“辞别”,是脱离苦海,结束黑暗的“辞”。诗人心潮澎湃,高兴致极,空中的云朵也有了光彩,这里的一个“彩”字装点了诗人畅快的心境。诗里的“还”,也非一般意义的“回还”,是走近亲友,再塑人生的“还”。皇恩大赦让诗人喜出望外,遥望家山,归心似箭。此时舟从人愿,如离弦之箭,势不可当。此处诗人写行舟之快,但未用“快”字,惟恐所言不够特“快”,特别加了个“轻”字。舟,只有轻才行得更快。让我们领略了“快上加快”的写法。这样的“快”,才是诗人满意的“快”,如有神助,诗人畅快兴奋的内心世界表现得淋漓尽致,令读者感同身受,为之喝彩。

本诗气势磅礴,感人肺腑,令人叫绝,我们不能不赞同杨慎的赞誉:“精辟”。

《心情,是一切动力的源泉》

李白老先生的《早发白帝城》这首诗可谓“妇孺皆知”,有文化有知识的暂且不说,就连那些没有上过学校不识字的都“耳熟能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只因为李白写的连同其他几位老先生的诗乃“口口相传”,尤其这首以描写“心情是一切动力的源泉”的诗,更是深入人心!

有人要问了,何以见得《早发白帝城》是描写心情的呢?这首诗字里行间全都是“快”嘛!就像现在的火车经过一系列的提速之后,当下的动车高铁都是“朝发夕至”,无不显示出高科技的力量。如果要认真的推理一番,李白老先生的这首诗可以称得上是“交通工具大提速的时空穿越版”。诚然,这首诗的确处处都显示着速度,但我却不以为然。

那一年的李白很不得志,因案受牵连不说还遭流放,郁郁寡欢心情一直处于低谷状态。李白是一个浪漫主义的诗人,即使在如此糟糕的情形下也不忘欣赏一下大好河山,在奔赴被贬之地时也像现在的人们一样做了一番“(旅游)攻略”,选择了途径长江三峡,也好让愁情烦事随流水而逝。就这样,诗人带着满腹的惆怅开始了非同一般的旅程(必须要在指定的时间内到达指定的位置)……,在途径白帝城的时候,接到了自己被赦免的大好消息。

喜从天降!李先生那种开心的.激动的心情不由言表,立刻马上折返回白帝城,随后又乘舟沿江而下,赶往千里之外的江陵。一路上,顺风顺水,不同的风光旖旎无限,美景扑面而来,以至于先生应接不暇,抒怀之意油然而生,诗兴大发地写下了这首千古绝句。这首诗里隐藏着很多的信息,但主题就是围绕心情愉悦而写就的,尽管字面上都是写景.写物,诗句中处处突出了“快”,看似好不惬意,其实整首诗都透着人生路上的起伏与坎坷以及坚定信念热爱生活的美好意愿!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心情,是一切动力的源泉!

(谢谢阅读!以上仅为个人观点,不喜勿喷!配图来源于网络!)

李白在作《下江陵》之前,处境相当不好,因他旷达不羁,在官场一直郁郁不显,而偏偏在安史之乱中,他错投了玄宗的儿子永王李璘,永王私心自用,被肃宗所疑而遭镇压,跟随永王李磷的大才子李白受牵连流放于夜郎,途中遇赦书,展书聆听,他竟不在赦免之列,呜呼!流放的帆船艰难地逆江而上,李白的心境可想而知,作诗曰:“传闻赦书至,却放夜郎回。暖气变寒谷,炎烟生死灰。”当时58岁的李白那受得了大喜中的大悲,五内俱焚,心如死灰都不为过!但老天开眼,船至巫山,恰逢肃宗宣布大赦,李白亦在赦免之列,他在大喜到大悲中挣扎,宣旨后宛如喜从天降,怎么不欣然灿然,他立马从白帝城东下,返回金陵。随即便吟出“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几乎人人会背诵的著名诗篇。

“朝辞白帝彩云间,”诗人李白早上告别云雾缭绕的白帝城,喷发的朝阳把白云染成了五颜六色,把高耸的群山漆成了五彩斑斓。而“彩云间“三字,既描写白帝城地势高,高耸入云,也展现了白帝城如仙境般的梦幻,才有“千里江陵一日还”如驭风般的气势,“干里”与“一日”,以空间之远与时间之短作悬殊对比,这里,巧妙的地方亦在这个“还"字,“还”有归来的意思,它不仅表现李白一日千里的痛快淋漓,而字里行间也透露出李白遇赦的鲜明的喜悦之情,凝练,传神。而江陵之地,是永王李璘起兵之处,也是一时糊涂的李白应邀入幕之处,如今故地重游,虽物是人非,但几年历经的生死劫难,令他感慨万千,担惊受怕、心惊肉跳的日子从此一去不复返,此时此景,快歌一曲,杨慎说的“惊风雨而泣鬼神"深以为然。

“两岸猿声啼不住,"从船上看长江二岸:峭壁如削,群山苍茂,怪石嶙峋,云奔雾涌。猿声意象“悲情”,诗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呜三声泪沾裳。"又曰“驿骑明朝宿何处,猿声今夜断君肠。”而李白同志“泪沾裳”、“断君肠”的日子被肃宗的圣恩荡涤干净,瞬间有孟效金榜题名时的狂放:“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所以李白同志尽管猿“啼不住”,他却独立舟头,挥挥手,“轻舟已过万重山。”船不轻,是心情轻松快意,船也就轻了。目不暇接的“万重山”,被丰沛奔流如泻的江水闪电般晃过,我们李白同志由此去开始他新的“幸福生活”。

《下江陵》诗,通俗易懂,文辞简结轻快,空灵飞动,气势豪爽,既雄峻又欢悦,这凝聚了李白同志劫后余生的生命智慧,杨慎评它“惊风雨而泣鬼神"实不为过。

李白的《下江陵》,其实就是人人熟悉、人人就背诵的《早发白帝城》。

明代文学家杨慎在《升庵诗话》中评价《早发白帝城》:“惊风雨而泣鬼神矣!

那么,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为被杨慎作如此高评价呢?

图片 7

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

1.李白写作《早发白帝城》背景

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唐玄宗禅位唐中肃宗李亨。

公元756年末,身怀“安社稷、救苍生”大志的李白投奔到李璘麾下,以为有机会实现自己的大志。

然而,畏惧李磷势力,唐肃宗发兵灭了李璘,李白因此惹祸身。他以附逆罪身陷囹圄,后遭流放夜郎。

公元757年冬天,年近花甲的李白从长江中游浔阳出发,乘船溯江而上前往夜郎。

这是李白人生最为黑暗、最为难捱的时光。

在前往夜郎路上,李白一路上都是愁云惨淡、万念俱灰,充满了绝望。

到了白帝城时,李白收到自己被赦免的消息时,欣喜若狂,人生忽然柳暗花明,因此心潮澎湃,浮想连篇,寓情于情,写下了这篇《早发白帝城》。

寓情于景,借景抒情,是这首诗的突出艺术特色。

千里江陵一日还

2.《早发白帝城》意境分析

了解了李白人生经历以及诗歌写作背景后,再来看看诗歌的意境,逐句进行分析。先看整首诗: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朝辞白帝彩云间”,意思是早上辞别在彩云问屹立的白帝城。

李白在白帝城被大赦,成了他心中转运之地。何况有“东汉末公孙述占据此地,殿前井内曾有一条白龙跃出"的吉祥传说,因此,在这句诗中,可看出李白依依不舍之情。

千里江陵一日还”,意思是千里外的江陵一日就可以到了。

在白帝城蒙赦,心情无比愉快,同时,从三峡往下游走,顺流而走,船速飞快。这里“一日还”,正合李白心中的期待,希望能重回朝廷,建功立业。

两岸猿声啼不住”,意思是三峡两岸的猿啼声还没有消失。

李白一直沉陷于蒙赦的喜悦与重立功业的期待中,平时听起来像悲鸣的猿啼声,这时在李白听来是那么动听,似乎在耳边萦绕。

轻舟已过万重山”,意思是小舟己轻快地经过了万座山了。

李白在期待梦想中,轻装再次出发,一路高歌,气势如虹,让人感受他精神的振奋。

在诗歌里,四句话,李白没有直接写自己的心情,都是描写风景,但无处不透出他忽然被赦免的惊喜、激动、期待之情。

全诗虽然无一字使用欢乐的字眼,但却字字深寓欢愉之情。这首诗中的朝辞彩云、暮至江陵、猿声啼送、舟飞万山,实际上都是客观形象与诗人深厚浓烈的感情相结合所创造出来的艺术形象,景因情丽情因景生。

3.结束语

李白的《下江陵》,也就是《早发白帝城》,从他人生的经历以及诗歌创作背景,透过四句对风景描写的诗句,处处感受到诗人的劫后重生的喜悦与期待。

因此,从这角度来欣赏这首诗,我们就能体会到杨慎形容这诗的“惊风雨而泣鬼神矣!”

李白的《下江陵》又称《早发白帝城》,是李白在贬谪流放途中收到赦免消息时有感而作的一首七言绝句。这首诗表现了诗人收到好消息时的兴奋和畅快的心情。

《早发白帝城》的全诗如下: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诗的大意是:

早晨告别耸入云间的白帝城,一日之内就可以到达千里之外的江陵。

两岸猿猴的啼鸣声连续不断,须臾间轻舟已经渡过了层叠重峦的山。

诗意赏析: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朝”:早晨;“辞”:告别,辞别;“还”:归还;“彩云间”形容地势高,白帝城位于白帝山上,白帝山高挺巍峨,从山下仰望,白帝城宛若处在彩云之间。白帝城到江陵有千里之遥,然而这千里之遥一天时间就可以在水上渡过,以此形容水流湍急,水速极快。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猿声”指猿猴的鸣叫声,“不住”:不停息;“万重山”指山的数量之多。“两岸猿声”指江水两岸多处的猿鸣声,惟有多处的猿鸣方能够有啼不住的景象,此句写出了舟行的速度之快。下一句的“轻舟已过万重山”中,以“轻“字形容舟,是因为诗人从江水上游的白帝城出发前往下游的江陵,顺着水势行走,船舟自然显得轻了。这里有暗指之意。诗人李白在未收到赦免消息时,正前往贬谪之地,犹如江水上的逆流而上。逆流而上时,船舟是极显沉重的,好似李白的人生,拖沓难行,步履维艰。然而被赦放后,李白的心情来了个180度的大反转,变得非常的激动,兴奋和舒畅,这时李白的人生就有如顺流而下的船舟,轻松畅快,顺心顺意。然而诗人并未直接言明,而是以轻舟一日过千里来比喻此时此刻的心境。这样的创作手法堪称“惊风雨而泣鬼神!”

李白·《早发白帝城》:朝发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全诗给人一种锋棱挺拔、空灵飞动之感。然而,只欣赏其气势之豪爽,笔姿之骏利,尚不能得其圜中。

唐肃宗乾元二年春天,李白因永王璘案,流放夜郎,取道四川赴贬地。行至白帝城,忽闻赦书,惊喜交加,旋即放舟东下江陵,故诗题一作“下江陵”。此诗抒写了当时喜悦畅快的心情。

“彩云间”也是写早晨景色,显示出从晦冥转为光明的大好气象,而诗人更在这曙光初灿的时刻,怀着兴奋的心情匆匆告别白帝城,日行千里的痛快,也隐隐透露出遇赦的喜悦。身在这如脱弦之箭、顺流直下的船上,猿啸山影浑然一片,诗人是何等畅快而又兴奋啊!清人桂馥读诗至此,不禁赞叹道:妙在第三句,能使通首精神飞越。危乎高哉的万重山一过,轻舟进入坦途,诗人历尽艰险重履康庄的快感,亦自不言而喻了。既是写景,又是比兴,既是个人心情的表达,又是人生经验的总结,因物感兴,精妙无伦。

全诗洋溢的是诗人经过艰难岁月之后突然迸发的一种激情,故雄峻迅疾中,又有豪情欢越。快船快意,使人神远。千百年来一直为人视若珍品,读来是那样悠扬、轻快,令人百诵不厌。杨慎《升庵诗话》赞此篇谓:惊风雨而泣鬼神矣!

非常喜欢李白的这首诗。正如答主所言,此诗语言通俗易懂,意境鲜活,诵读起来也是别有韵味。

特别喜欢后两句,“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两岸的猿鸣连绵不绝,不知不觉,轻舟已经过了千千万万重山峦。诗句写景,是为寄情,其中甘苦,只有懂的人才能懂。

李白还有一首送别诗,《赠汪伦》,和这首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这首诗语言直白,坦率,不含蓄。却又非常耐人寻味,可谓“语浅情深”。“忽闻岸上踏歌声”,这一句,我们好像看见了李白将要乘船出行的时候,忽然听见岸上的友人一行踏着节拍,边走边唱前来送行的情景。给了诗人一个大大的惊喜。后两句“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是脍炙人口的千古名句,诗人的一句比喻纵然桃花潭的水有三千尺深,也不及汪伦前来送别的情意啊,耳目一新,清新隽永。古往今来,送别诗千千万万,都不如这一首简单明了,深情难忘。

李白的诗,大爱。

唐肃宗即位元年,李白受聘永王,卷入李唐宗室争斗。第二年,永王兵败,李白被执系狱。李白夫人奔走营救,宰相崔涣和地方大员宋若思为他求情,李白得以出狱,并加入宋若思幕府;不料到了年底,又被判处长流夜郎,据说本当处死、还是郭子仪仗义援手的结果;长流,就是永久流放,老死不移。行至白帝城,朝廷大赦天下,李白喜出望外,立即回船东下,途中写诗表情。

下江陵

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尽,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诗又名《早发白帝城》,明朝文学大家杨慎借用杜甫诗《寄李太白》:“昔年有狂客,号尔谪仙人。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赞叹本诗:“惊风雨而泣鬼神矣!”评价之高,堪比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本诗为何如此惊悚?

李白年轻时“仗剑去国,壮游天下。”沿长江告别巴蜀奔赴荆楚,作《渡荆门送别》抒怀:“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心远志大,一路走来,诗艺冠全唐,诗名闻遐迩。殊料到晚年,不曾衣锦还乡,反以流放犯身份途经乡国,《上三峡》云:“三朝上黄牛,三暮行太迟。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连日来如骑黄牛慢滞,不知不觉耳鬓生白丝。险途苦旅,心情沉郁。名高身窘判若云泥,反差巨大,情何以堪?一惊。

李白此前心曲行迹,时而渴望入仕经济,时而向慕遗世独立,始终徘徊两端,自身定位不准;好在生性乐天,又囊中多金,所以平生多快意。到五十六岁,知天命,不谙人事,附永王站错队,厄运开始,生死难测,一波三折。一般人遭此磨难,通常变得沉稳谨慎,李白非常人,死性不改,一闻大赦免罪,立刻从万念俱灰中满血复活,故态复萌,还是《渡荆门送别》风采。老天真,令人又一惊。

江陵是李白的苦难肇始地,白帝城却是转运处,世事无常,祸福旦夕!白帝城是怎样的所在?“白帝城,公孙述所筑。初,公孙述至鱼复,有白龙出井中,自以承汉土运,故称白帝,改鱼复为白帝城。”白帝城原名鱼复,此处水急流速,鱼也难上,就此回游;李白行至神话之城“鱼复”,恰逢朝霞满天,好消息意外传来,仿佛冥冥天意,苦旅结束,回身锦程,怎不令人欣喜若狂!“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凄厉的猿啼,此刻变成欢送的凯歌;两岸重峦叠嶂,好似夹道列队送别匆匆归人;逆行艰难的激流急湍,此刻顺流助力轻舟如飞,遥远目的地将朝发夕至。诗篇天工神笔,瑰丽奇幻,令人惊羡。

李白作为当事人,无法预知未来命运。杨慎明朝人,后知后觉;李白遇赦时五十九岁,瑰丽诗篇《下江陵》竟是回光返照,再次昭示诗人不愧天骄地杰;可惜天不假年,至六十二岁就病逝当涂,《临终歌》传遗恨:“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人们不愿李白去得凡俗,神话大诗人醉酒临水揽月,骑鱼升天。一代诗仙就这样走完人间旅程,命途乖蹇,令人悲怆,乃至风雨哀号、鬼神泣泪。李白永生在光辉诗篇和人们心中,或可告慰诗仙临终遗恨。

杨慎有相似经历,因言获罪,充军云南,终老南荒。回溯历史长河,朝代兴亡、人事消长、人生浮沉,不过一种时间常态、一种自然规律,不变者造化自在、人世代序。由此及彼,顿生悲壮苍凉,太息成诗:

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因此,《早发白帝城》这首诗从写景则鲜艳夺目,抒情则淋漓尽致,深得情景交融之妙。

此外,这首诗还善于以补叙手法达成曲折跌宕之美。诗的开头两句写船行如飞,从白帝城到达江陵,朝发暮至,只需一日。接着又调转笔锋,补叙路途之所闻所见。长江三峡两岸,清猿啼叫,本来是此起彼伏的,因为船行迅疾,才感觉啼声不绝。这一句其实也旨在写船行神速,但诗人并不正面落笔,而是采用曲笔借猿声啼不住来侧面描绘,既避平铺直叙,又显出三峡风光的独特和奇异,同时,也造成了诗歌的曲折跌宕之美。由于三峡水急滩险,无论上下水,一叶扁舟是很难容与中流的;相反,由于上水船必须由纤工用力牵挽,我们心目中倒更容易联想到船的分量沉重。可是诗人偏偏下了一个轻字。

图片 8

为了形容船快,除了用猿声山影来烘托,还必须给船的本身加上一笔,直说船快,那自然是平浅;于是诗人选择了这个轻字。夫船行水上而几乎轻如无物,则其快也可想而知。从立意看,这个轻字使全诗空灵飞动;而从遣辞看;它又显得那么熨帖工稳。此诗频用数词也是虚实相生的。千里、一日和万重山,当然都不免是夸张说法(直到今天坐轮船出峡,也没有一日千里的速度);惟独两岸的两,却是实写。而全诗之妙,恰在这个两字上。正因为两岸都有山,都有猿啼,所以才能左右逢源;也正因为左右逢源,才见出船上人目不暇给、耳不暇接的神情来,这才能从紧张中见出愉快!

这首诗历来也被人们视为唐诗七绝的压卷之作,可谓当之无愧。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书法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并未切实可行提出青莲居士那首《下江陵》幸好何地,《早发白帝城》诗中显示了小说家快意的情感的诗篇是哪两句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