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首页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书法首页 > 浓墨、淡墨、枯墨和润墨-国色天香-陈元欣艺术画舫款待您,来打听书法家成功形成作风的路径

浓墨、淡墨、枯墨和润墨-国色天香-陈元欣艺术画舫款待您,来打听书法家成功形成作风的路径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2-14 10:09

汤忠辉临池随笔

图片 1

书法的“墨分五彩”

图片 2

书法爱网

“不知用笔,安知用墨”, “字字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 “墨法尤书艺一大关键”。

汤忠辉临帖作品 古代书家我最倾心于苏东坡,其才识、学养、艺术天赋是书家中少有的,为后世留下了大量的文学、艺术精品。我的案头有一本二玄社印刷的《苏轼书法集》,时常心摹手追,流连忘返。在临池过程中,我对苏书又有了进一步认识,现从以下几个方面浅谈临书心得:  1、执笔:苏轼用单钩法使笔毫尽可能多地接触纸面,形成“肉没骨”的特殊风格,但有“左秀右枯”之弊而又难以书写大字,所以我依然沿袭“五指执笔法”,这样使苏字更灵活,也便于书写大字。 2、体格:苏书尚肥且扁,左低右高,在临习过程中要突出其特点。 3、用笔:选用羊毫短锋之笔,贮墨多、弹性好,易写出浑厚、遒劲的线条。我用杭州艺云笔庄与汉笔坊的羊毫笔。 4、用墨:东坡用墨要求“光清不浮,湛湛然如小儿目睛”,即“墨欲其黑”。此墨法也是苏书“厚重丰腴”特点的主要表现途径。我在临习过程中,特意研了浓墨,但书写起来有迟滞之感,后来用中墨一试,感觉很好,不但行气自然,且有笔画叠加之痕,笔法一目了然,并很有层次。通篇临习时,浓淡墨相辅也偶有天趣,自得临池之乐。 5、用纸:临苏书宜用熟纸或用半生不熟纸,如水纹纸,冷金、冷银纸或手抄毛边纸,用生宣老纸效果更佳。有时用生宣纸浓墨书之也别有情趣,有与倪元璐书风暗合之感。 6、取法:了解苏书的取法,溯其源头,来了解书家成功形成风格的途径。因此我又大量临写了二王书法、颜真卿行书和扬风子书且各得其妙。 总之,在临习中,息心静气,一点一画,在纸上必须千锤百炼、精心推敲,自能探得苏书之精髓。汤忠辉临池随笔

《书法须知:浓墨、淡墨、枯墨和润墨》

可见,墨法在书艺创作中尤为重要。传统绘画中有“墨分五色之说”,传统书论更有“墨分五彩之说”。“五彩”指的就是“浓、淡、润、渴、白”。具体地说:浓欲其活,淡欲其华,润可取妍,渴能取险,白知守墨。

书法须知:浓墨、淡墨、枯墨和润墨-国色天香-陈元欣艺术画舫欢迎您

图片 3

墨法是书法技法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它以浓、淡、润等不同变化,表现出十分丰富的艺术效果。

浓墨行笔中实凝重而沉稳,墨不浮,能入纸。“下笔用力,肌肤之丽”。现代书家林散之说“用墨要能深透,用力深厚,拙从工整出”。

墨色的变化不仅影响到作品章法和整体布白的艺术效果,而且对作者贯注于作品中的思想情慷及意境的表现均影响重大,明代书家董其昌《画禅室随笔》中说: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故尔历代书家都非常注重用墨这一书法技法的运用与研究,浓墨宰相刘墉与淡墨探花王文治即是指清代以用墨之法引人注目的两位书法家。下文拟对传统书法用墨之法作一番浅尝辄止的探寻,籍以抛砖引玉,共同提升。

“古人作书,未有不浓墨者。晨起即磨墨汁升许,供一日之用也。取其墨华而弃其渣滓,所以精彩焕发,经数百年而墨光如漆。”清代笪重光《评书帖》说:“矾纸书小字墨宜浓,浓则彩生;生纸书大字墨稍淡,淡则笔利。”

一、浓墨

图片 4

用浓墨创作给人以笔沉墨酣富于力度之感,篆、隶、正、行书之创作皆宜使用。宋代苏轼作书善用浓墨,东坡居士谓用墨须湛湛如小儿目睛乃佳,观其书违笔墨沉酣丰腴、神凝韵厚、力透纸背。使用浓墨时,注意应以墨下凝滞笔毫为度,用笔必须沉劲于纸内而不能浮于纸面。

淡墨有清雅淡远之致,与浓墨一样各具风韵。

浓墨在传统哲学范畴阴阳两极中属阳极,反之,淡墨则属阴极,故此浓墨作出较能表现出雄健刚正的内蕴气度,当需要表达一种端严、激昂、高亢的情绪时,选用浓墨采作出,可以促成这种意境的表现,颜真卿、康有为、沙孟海、陆维钊等大师的书作墨迹即是明证。

古人追求淡墨者代不乏人,潘伯鹰在《书法杂论》中曾有这样的评述:“用淡墨最显著的要称明代董其昌。他喜欢用“宣德纸”或“泥金纸”或“高丽镜面笺”。笔画写在这些纸上,墨色清疏淡远。笔画中显出笔毫转折平行丝丝可数。那真是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二、淡墨

然而历代书家,更多的是注重用墨的浓淡相兼。浓墨色深而沉实,淡墨色浅而轻逸,各呈其艺术特色,关键在于和谐与协调。

淡墨作书予人淡雅古逸之韵,但淡墨不宜太淡,不然掌握不好易伤神采,一般宜用于草、行书创作,不宜作篆、隶、正书。明代董其昌、清代王文治最擅长用淡墨。董其昌书迹书婵一味,清淡古雅、秀逸淳和,给人飘然欲仙不染凡尘烟火的气息;当代学者书家沃兴华先生的书作,偶尔以此法另逗人一种别想。近代日本友人在进行书法创作时,喜用淡墨表现出和敬清寂的茶遭禅意与仙风遭骨;国内现代派书法的创作也较多借鉴用之。

图片 5

使用淡墨有三种方法:一是用清水将浓墨稀释冲淡后使用;二是笔毫先蘸少许浓墨,再多蘸清水后运笔,三是笔肚饱蘸清水后,笔锋蘸少许浓墨使用。当想要表现清和静雅的意境时,不妨以淡墨法一试,或许能取得较为意外的效果。

润则有肉,燥则有骨。运用润笔、润墨,必须做到笔酣墨饱,墨温华滋。如何做到?清代周星莲《临池管见》中说得很具体:“……'濡染大笔何淋漓’。'淋漓’二字,正有讲究。濡染亦自有法。作书时须通开其笔,点入砚池,如篙之点水,使墨从笔尖入,则笔酣墨饱,挥洒之下,使墨从笔尖出,则墨泪而笔凝。”

三、枯墨

图片 6

飞白、枯笔、渴笔是作者运用枯墨进行创作时较常出现的三种笔法(形态),能较好地体现沉着痛快的气势和古拙老辣的笔意,唐代孙过庭《书谱》中带燥方润,将浓遂枯所指即为枯墨用法。飞白。其笔触特征为笔遭中丝丝露白。

亦为”燥笔”。清代梁同书《频罗庵论书》中将“渴”定位得很准,他说:“燥锋,即渴笔。画家双管有枯笔二字,判然不同。渴则不润,枯则死矣。”渴笔用墨较少,涩笔力行,苍健雄劲,写出点划中落出的道道白丝。

相传是汉代书家蔡邕于鸿都门见役人以垩帚刷墙成宇得到启发,便心领神会用于书法创作中称之为飞白书,曾经广泛应用于汉、魏官阙的题字上。唐代武则天女皇喜作飞白书,其亲书(升仙大子之碑)的碑额,现收藏于浙江海盐县博物馆中。枯笔。指挥运中笔毫墨干用笔迅猛磨擦纸面,笔画所呈现出的毛而不光的笔触线状。宋代书家米芾善用此笔法。渴笔。是指笔毫以迅疾道劲的笔势笔力磨擦纸面而形成的枯涩苍劲的墨痕,其笔触特征为疾中带湿,枯中有润,似干而实腴,古人称之为干裂秋风。近代书柬徐生翁先生,当代书家王镛、张海等先生擅用此法张扬自我个性。山东的现代派书家邵岩先生在七后中膏展上的获奖作品留得残荷听雨声,是他运用枯笔与渴笔这两种主要笔法,赋予其作品中丰富的内涵、意境,给予枯笔、渴笔的运用以新的表现力与生命力。枯墨宜于表现苍古雄峻的意境,适用于这类风格特点的篆、行、草书的创作。

图片 7

四、润墨

有色达到无色。是艺术的最高境界。书法用笔用墨,皆重一个“虚”字。知白守黑,计白当黑,以虚观实,虚实相生,无笔墨处不求墨。

润墨指润泽的墨色从点画中微微漫润晕化开来,古人形容这种富于韵味的墨法为润含春雨。由于墨之润滋,故尔润墨行笔需快捷灵动,不可凝滞,于墨色晕润中使点画有丰腴圆满而不禾+农肥的韵致。

明代书家王铎喜用润墨并创立了独树一帜的涨墨法,加之飞沙走石虎跳熊奔的笔势,使人不难理解诗人杜工部:元气淋漓嶂犹湿之意。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融会书法、绘画、诗词韵律之理,妙用润墨创作出许多潇散逸仙的书法佳构成为后人取法的又一墨法经典。润墨适宜于表现外柔内刚、劲秀峻爽的意境,此类风格的行、草书创作适用。

以上墨法并非一成不变,只有在掌握其法后,沉酣墨池,漫润先哲,工夫精熟自然水到渠威。在具体创作中(特别是行、草书的创作),几种用墨方法臂融会贯通、灵活运用,使作品墨色淋漓,变化多端,尽显墨法之趣味,意境之韵致,方能让作品展现作者的心灵流露,呈现作品天人合一的自然境界。

我们在欣赏唐代颠鲁公的名作《祭侄文稿》时,就可以发现其墨丰富多变之特色,其作品第一行使用润墨;第二行、第四行用墨润中带枯;第三行用墨则枯中有润。墨色的交替变化真实地映现出颠真卿痛失亲侄秀明后,时而悲伤痛楚、时而愤激痛恨的内心情状,所以墨法,也映射出作者的心灵感触。

总言之,用墨之法关键在于创作时对立统一、自然完美地运用。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书法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浓墨、淡墨、枯墨和润墨-国色天香-陈元欣艺术画舫款待您,来打听书法家成功形成作风的路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