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首页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书法首页 > 从萧娴、孙晓云两位现代女书法家角度剖析中夏族民共和国书法的内蕴与世袭

从萧娴、孙晓云两位现代女书法家角度剖析中夏族民共和国书法的内蕴与世袭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4-21 16:12

  孙晓云在其书法理论著作《书法有法》中有这样一段说法“英文里,china是瓷器,China是中国。除了丝绸,古代西方人想象中国的文明,便与瓷器有关。如今,丝绸与瓷器世界各地均可制造,之精美,之考究,于中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当今,丝绸、瓷器恐怕已经不足为中国文明的象征了。这样说来,中国文明的象征,中国艺术的独特,非我们自古使用下来的书法莫属。与其将中国译成China,倒不如换译成Calligraphy”。在中国传统社会中,读书人自幼习字,无一日不提笔,书写是与生活、仕途紧密连接的,一手好字是无疑是官场晋身的基本条件,也是士夫同僚间酬唱社交的门面。包括晚清民国的文人志士,他们虽然大多接受西式思想,但也经历过“池水尽墨”、“退笔成冢”练就深厚的书法功底。可见书法是由日常书写自然演变而成的文化。

  在拍卖市场上,重要书法艺术作为高门槛的小众艺术收藏品类被众多的投资者束之高阁。而今在业内影响力较大的拍卖行纷纷开辟书法专场,且成交价、成交率持续走高。中贸圣佳今春着力打造带有浓厚学术色彩的书法专场,从萧娴、孙晓云两位当代女书家角度解析中国书法的内涵与传承,海内外藏家有机会同时欣赏到中国书法史上近百年争论不休的两派书风,通过女性独特的视角、手法、心灵演绎出精彩的笔舞,亦能看到二人的书法理念在截然不同的笔画中殊途同归。为女书家立传的同时传承文化,引领当代书法的价值回归。

  家学传承

  萧娴、孙晓云二人的书法成就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家学渊源。童子功以及师承对于书法一门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错过习书的最佳年龄,指腕俱硬,习气根深蒂固,去之不易,欲有所成,难于上青天。所幸二人都是幼承庭训,在童蒙时期就接受了严格的书法训练。

  萧娴1902年出生于贵阳,其父萧铁珊,是清末民初著名的诗人,南社成员,曾任职清廷,后投民主革命,她自幼即随父学书,以邓石如入手,十三岁能临《散氏盘》,后得康有为赏识,拜入门下,钻研《广艺双舟楫》,致力魏碑,书艺大进,终得北派之味。

  孙晓云1955年出生于南京一个书法世家,外公是著名的古文字学家、金石书画家朱复戡,承家传三岁起执笔习书,“母亲从来不问我在功课,每天却要检查我的毛笔字”,在她的书法理论著作《书法有法》的自序中提到此间情节不胜感慨,此后“日书万字”成为她的“日课”,长期的坚持不懈,为她成为专业书法家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图片 1

  孙晓云行书《唐代禅诗二十首》

  图片 2

  萧娴行书 四言联

  师法二宗 中国书法史上的碑帖二宗之争由来已久。从审美上讲,碑派书风追求的是一种质朴之美、刚健之美、雄强豪放之美;帖派书风追求的是一种飘逸之美、潇洒之美、妍媚之美。萧、孙二氏分别师承碑学和帖学,均为现当代书坛之重镇。作为女性,她们在书法上的成就甚至远远超越了同时代的男性书法家。观二人作品师承一望而知。

  萧娴师承南海,以晚清碑学为宗,一生沉浸“三石一盘”,尚碑重势,擅榜书大字,得汉魏气象,她最擅长的行楷榜书全脱胎于《石门铭》。她晚年所作的行书对联,笔势开张跌宕,长撇大捺浑然长舒,势如山倒,力能扛鼎,有如风云入怀,得意挥洒,又若仙子起舞,长裙广袖,仪态万芳。而孙晓云素以行书见长,此次收录的《心经》为其少见的楷书精品,笔法娴熟精道,典雅精到,章法浑融,平淡天成。其行书代表作临王羲之《兰亭序》、《唐代禅诗二十首》(册页)等,字里行间有如行云流水般的笔墨,如清风出袖,明月入怀,一派风雅,直追魏晋风度。

  图片 3

  萧娴隶书 王安石诗《泊船瓜洲》

  图片 4

  孙晓云楷书《心经》

  殊途同归

  西汉扬雄曾言:“书、心画也”。即所谓字如其人,是书者心境的表白,也是外师造化,中得我心的感悟。萧、孙二人虽然生于不同时代,却都经历了家国变故,饱尝人间患难,以女性独特的视角看遍人生百态,用细腻而丰富的感悟将人生挥洒纸上。萧娴在战乱中辗转流离,从东北到上海,从上海到南京,从南京到重庆,当中苦难,罄竹难书,同时也磨练出她坚韧不拔的性格,体现在笔端就是他长枪大戟,雄浑沧桑,不让须眉的擘窠大字。林散之称其为“能以笔法追刀法,圆转自如出性灵”。

  孙晓云虽然生于和平年代,但是赶上十年浩劫,父母受到迫害,杳无音信,她高中毕业后便在江浦县插队五年,在部队服役八年。但她几乎没有一天停止过对书法的练习和琢磨,养成了坚毅洒脱的性格,而观其书,结字灵动雅正,笔法娴熟清刚,内含浓郁的书卷气,典雅精到,深得沉着痛快之风。赏心悦目,诸体之中,她最擅长行书,文气充盈,恣肆挥洒,又有着女性特有的细腻风格。二人之书一刚一柔,风格显著,而细观之,萧书在继承康氏阳刚、正大、雄强之气的基础上,更显沉着,刚中藏柔;孙书在婉约、流利、灵动的基础上,更显老练,柔中带刚。

  但凡大书家都不止于临池创作,孙过庭作《书谱》、米芾作《书史》,都将自己毕生所学所想汇聚成书上升到对书法理论的探究,流芳百世,为后学楷模。萧娴所作《庖丁论书》虽只一篇,却以平实的语言道出其穷尽一生精力凝聚的书学思想,深入浅出,朴实无华。孙晓云书法理论著作《书法有法》,辑其自传式的六十篇小品文,临池之体会,人生之感慨,娓娓道来,其中于笔法亦深有探究,心腕交应处见其情真意淳。以精致笔法写细致情感,耐人寻味,再次验证了书为心画。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书法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从萧娴、孙晓云两位现代女书法家角度剖析中夏族民共和国书法的内蕴与世袭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