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 > 诸王孙赵孟坚字子固,宣祖有子五人

诸王孙赵孟坚字子固,宣祖有子五人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4-21 17:06

南宋晚期书法名家 宗室子弟赵孟坚

  [荣庆按]:1993年10月,在湖州举行赵孟书法国际研讨会,本人主持论文评选。此文入浙江省书协主编《赵孟书法国际研讨会论文集》,原稿有赵孟世系表,未刊。

赵孟坚(1199一约1264),字子固,号彝斋,晚居嘉兴府海盐县广陈里(今属浙江平湖)。宋太祖十一世孙,赵孟頫从兄。系出安定郡王,初以父荫人仕,理宗宝庆二年(1226)王会龙榜进士。历任湖州掾、转运司幕、诸暨知县、提辖左帑,卒赠集英殿修撰、朝散大夫知严州府。工诗、善书,尤以擅画和善鉴赏而知名。著有《彝斋文编》、《梅谱》、《论书法》等。著有《论书法》一卷,堪称南宋晚期有代表性的书学论著。

  宋代开国皇帝是赵匡胤(即宋太祖),其父名弘殷,是为宣祖。宣祖有子五人:长子光济,早亡;次匡胤;次光义;次廷美;次光赞,幼亡。后赵光义取代赵匡胤即位,是为宋太宗。这以后,北宋的几个皇帝,真宗、仁宗、英宗、神宗直至高宗,皆是宋太宗之后。所以,宋代帝王及宗室世系,基本上分三大支:一是太祖赵匡胤一支;一是太宗赵光义一支;一是魏悼王赵廷美一支。

赵孟坚生当南宋晚世,贵为宗室子弟,唯以金石书画为精神寄托,故其传世画作多取梅、兰、竹、水仙等题材,其自喻高洁乎?赵孟坚行为与前辈米芾(字元章,1051-1107)最相类似,对此周密《齐东野语》所记颇详:

  宋太祖赵匡胤有四个儿子:长子滕王德秀,次子燕王德昭,三子舒王德林,四子秦王德芳。德秀、德林无后。①

诸王孙赵孟坚字子固,号彝斋,居嘉禾之广陈。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修雅博识,善笔札,工诗文,酷嗜法书。多藏三代以来金石名迹,遇其会意时,虽倾囊易之不靳也。又善作梅竹,往往得逃禅、石室之妙。于山水为尤奇,时人珍之。襟度潇爽,有六朝诸贤风气,时比之米南宫,而子固亦自以为不歉也。东西薄游,必挟所有以自随,一舟横陈,仅留一席为堰息之地,随意左右取之,抚摩吟讽,至忘寝食。所至,识不识,望之而知为米家书画船也。

  赵孟作为宋宗室,属于宋太祖第四子秦王德芳这一支。

庚申岁,客辇下,会菖蒲节,余偕一时好事者,邀子固各携所藏,买舟湖上,相与评赏。饮酣,子固脱帽以酒晞发,箕踞歌《离骚》,旁若无人。薄暮,入西玲,掠孤山,舣掉茂树间,指林麓最幽处,瞪目绝叫曰: “此真洪谷子、董北苑得意笔也。”邻舟数十,皆惊骇绝叹,以为真滴仙人。

  据《元史》卷一七二《赵孟传》载:

异时,萧千岩之侄滚,得白石(姜夔)旧藏五字不损本《禊叙》,后归之俞寿翁家。子固复从寿翁善价得之,喜甚,乘舟夜泛而归。至霅之昇山,风作舟覆,幸值支港,行李衣衾皆淹溺无余。子固方被湿衣立浅水中,手持《禊帖》示人曰:“《兰亭》在此,余不足介意也。”因题八言于卷首云:“性命可轻,至宝是保。”盖其酷嗜雅尚,出于天性如此。后终于提辖左帑,身后有严陵之命。其帖后归之悦生堂,今复出人间矣。噫!近世求好事博雅如子固者,岂可得哉!

  赵孟字子昂,宋太祖、秦王德芳之后也。五世祖安僖秀王子偁,四世祖崇宪靖王伯圭。高宗无子,立子偁之子,是为孝宗;伯圭,其兄也。赐第于湖州,故孟为湖州人。曾祖师垂,祖希永,父与訔,仕宋,皆入大官。入国朝,以孟贵,累赠师垂集贤侍读学士,希永太常礼仪院使,并封吴兴郡公,与訔集贤大学士,封魏国公。

或有称赵孟坚入元不仕,遂隐居广陈。周密既已记其“终于提辖左努,身后有严陵之命”,故其知严州(古称严陵)已是宋室追封,安得有“入元不仕”隐居之事。“入元不仕”云云,当为无本传说而已,不足为据。

  又据《宋史》卷二四四《宗室列传一》载:安僖秀王子偁,秦康惠王(德芳)之后,高宗族兄也。康惠王生英国公惟宪,惟宪生新兴侯从郁,从郁生华阴侯世将,世将生东头供奉官(庆国公)令侩(按,侩《表》又作,是),令生子偁。那么,子偁当为宋太祖六世孙。

据传世作品考察,赵孟坚的行草书受苏轼、米芾影响较大,而与宗室子弟多取法高宗书风有较大区别。《行书自书诗卷》,凡八十二行,录自作诗八首,并跋记二则(行书长题一、隶书跋款一),全卷书法间架茂密处类苏东坡,行笔跌宕不羁处出米襄阳,自署书于“开庆元年(1259)九月”,知是其晚年手笔。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卷中诸诗论及宋王室甚详,如开卷《得宗老大年<小景>及永年<乳庬>共为一手卷因成感赋》一首,记载了宗室画家赵令穰(大年)、赵令松(永年)兄弟,论者以为“可补画史之缺”;又如《题天文地理图》一首有句“我家山河二百州,半没膻腥逾二纪。坐披舆图鬓已凋,马嘶半夜秋风起”,其感慨家国之忠贞操守尽在言中。卷后长题又论白居易(乐天)词。其诗文内容不失为重要史料,书法也堪称南宋晚期的文人佳构。

  宋高宗赵构为宋太宗六世孙,与子偁非出一支,但为同辈,故称族兄弟。高宗南渡,建都临安,是为南宋。高宗无后,立子偁之子伯琮为太子,便是后来的孝宗皇帝。孝宗即位后更名玮,复更名眘。②

草书《致严坚中太丞札》,也是赵孟坚传世代表作之一。其用笔与体势似乎有王献之遗意,笔笔跳荡而又多游丝连绵,实际上还是米芾作派。即此可见,米芾对赵孟坚的影响实在深刻。

  赵孟的五世祖伯圭,是孝宗赵眘的同母兄。

赵孟坚传世墨迹,尚有《行书自书诗卷》,纸本,现藏上海博物馆,自署“宝祐甲寅(1254)十一月廿八日”,卷后自跋有“用吴昇玉簪笔,唐端石执砚……三十年临池,所得仅尔,益信翰墨非易事。天与分数限量,更欲有加不可,它时或更进”云云。另有行书题跋数种,不作详论。

  伯圭(崇宪靖王)生有九子,赵孟的曾祖师垂(新兴恭襄王),是其第三子。师垂生三子,长子宋通议大夫希永(按《宋史》卷二二二《宗室世系表二》作希戭,或为一人)便是赵孟的祖父。

史籍和书史记载了赵孟坚精善小楷书而有魏晋遗风,可推为南宋晚期书家中“习钟(繇)法”的代表人物。遗憾的是,赵孟坚的此类书迹鲜有传世。

  希永无后,赵孟的父亲与,也是过继的。据元杨载撰《大元故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各制诰兼修国史赵公行状》载:祖考(按即赵希永)太常府君,早卒,无子。祖妣夫人郑氏,选同宗子为之后。魏公(按指赵与)本兰谿房,时侍兄殿撰与倅湖州。夫人一见,爱其凝重,曰:是真吾子,况昭穆又相当乎!遂以上闻,内降许之。(《松雪斋文集》附)。

  又明徐献忠《吴兴掌故集》卷一,也有相仿的记载:

  赵与,兰溪人。宋湖州府通判。其弟与侍在湖,遂继希永后,任浙西安抚使。生子赵孟,字子昂。

  宋孝宗光宗宁宗理宗度宗历五世;伯圭师垂希永与孟,也是五世。故孟与度宗同为宋太祖十一世孙。

  又元欧阳玄《圭斋文集》卷九《赵文敏公神道碑》:至元二十三年,世祖皇帝遣使求贤江南,得赵宋昌陵(按即宋太祖)十一世孙赵孟,入见,奏对称旨,也可为证。

  考《宋史》卷二一五《宗室世系表一》及卷二四四《宗室列传一》,赵与本出燕王德昭房,为宋太祖十世孙,赵希瓌之子。希瓌有子八人,长与,次与。与既过继于希永,故归于秦王德芳房。

  赵孟坚与赵孟

  赵孟坚,字子固,号彝斋。宋宗室,世居海盐(今浙江海盐县)之广陈镇。官至朝散大夫、严州守。有《彝斋文编》四卷。考《宋史》卷二一六《宗室世系二》,知孟坚为宋太祖仲子燕王德昭后裔,与赵孟同为太祖十一世孙。其世系见拙文附录一。

  《宋史》虽无赵孟坚的传,但他在书画方面的名气却不小。宋末元初的周密(1232~1298)曾与他有过亲密的交往。据周密《齐东野语》卷十七子固类元章条载:

  (孟坚)修雅博识,善笔札,工诗文,酷嗜法书。多藏三代以来金石名迹,遇其会意时,虽倾囊易之不靳也。又善作梅竹,往年得逃禅(按即杨无咎)、石室(按即汤正)之妙,于山水为尤奇,时人珍之,襟度潇爽,有六朝诸贤风气。时比之米南宫,而子固亦自以为不歉也。东西薄游,必挟所有以自随,一舟横陈,仅留一席为偃息之地,随意左右取之,抚摩吟讽,至忘寝食。所至,识不识,望之而知为米家书画船也。

  庚申岁(按即宋理宗景定之年,1260年),客辇下,会菖蒲节,余偕一时好事者,邀子固各携所藏,买舟湖上,相与评赏。饮酣,子固脱帽以酒晞发,箕踞歌《离骚》,旁若无人,薄暮,入西冷,掠孤山,舣棹茂树间,指林麓最幽处,瞪目绝叫曰:此真洪谷子(按指荆浩),董北苑(按指董源)得意笔也。邻舟数十,皆惊骇绝叹,以为谪仙人。

  异时肖干岩侄滚,得白石所藏五安不损本《禊叙》。后归之俞寿翁家。子固复从寿翁善价得之,喜甚,乘舟夜泛而归。至之升山,风作舟覆,幸值支港,行李衣衾皆溺无余。子固方被湿衣立浅水中,手持《禊帖》示人曰:《兰亭》在此,余不足介意也。因题八言于卷首云:性命可轻、至宝是保。盖其酷嗜雅尚,出于天性如此。反终于提辖左帑,身后是有严陵之命。其帖后归之悦生堂。③今复出人间矣。

  由此可见其为人风采之一斑。

  元姚桐寿撰《乐郊私语》一卷,其中有一条记赵孟仕元后,一次拜访隐居乡里的族兄赵孟坚,被孟坚狠狠揶揄了一通的故事。兹录其全文于下:

  赵子固,宋宗室也。入本朝,不乐仕进,隐居州之广陈镇。时载以一舟,舟中琴书尊杓毕具。往往泊蓼汀苇岸,看夕阳,赋晓月为事。尝到县,县令宣城梅黻到船谒公,公飞棹而去。梅立岸上,言曰:昔人所谓名可闻而身不可见,殁谓先生欤?公从弟子昂自苕中来访,公闭门不纳。夫人劝之,始令从后门入,坐定,第问:弁山、笠泽近来佳否?子昂云:佳。公曰:弟奈山泽佳何?子昂惭退,公便令苍头濯其坐具,益恶其作宾朝家也。余生也晚,乃少从妇翁得见子昂。今虽寓公里第,有想像鼓棹行吟胜处耳。至于子昂,风神美丽而和易可亲,文章书绘,人号三绝。若夫怂恿彻里,竟诛桑哥之奸,亦当代第一流人也。(录自《说郛三种》第3册,第883~884页,上海古籍出版社)

  赵孟坚与赵孟的这段逸事,一些论及赵孟人品的文章中,每见援引(末尾对赵孟的评价文字,则未见引用)。其实,这段逸事,并不可靠。既不可靠,当然也就不足为据了。

  赵孟仕元(1286年),是宋亡(1279年)以后的事。所以,这里主要涉及赵孟坚的生卒年问题。或者具体一点说,主要涉及赵孟坚的去逝,是在赵孟仕元之前,还是其后。

  关于赵孟坚生卒年的考证,最早最坚实有力者当属《四库全书总目》卷一六四《彝斋文编》条。兹摘要录其文如下:

  《彝斋文编》四卷,宋赵孟坚撰。孟坚字子固,自号彝斋,太祖十一世孙孟坚以宗室子,登宝庆三年进士④。好学工书,喜藏名迹,时人比之米芾。至今遗墨流传,人人能知其姓氏,惟其生平始末,则诸书所记,往往不同。如周密《齐东野语》谓其终提辖左帑,身后有严陵之命⑤。是孟坚殁于宋世。而姚桐寿《乐郊私语》谓孟坚入元,不乐仕进,隐居避客。从弟孟来访,坐定,问弁山、笠泽近来佳否?孟云,佳。孟坚曰,弟奈山泽佳何?既退,使人濯其坐具。云云,则又似元初尚存者,二说错误殊甚。今案孟坚《甲辰岁朝把笔》诗⑥有四十五番见除夕之句,以干支逆数之,当生庆元己未(1199年),距宋亡(1279年)已七十八年⑦。孟仕元尚在其后,孟坚必不能及见。

  又考朱存理《铁网珊瑚》载孟坚《梅竹谱卷》,有(宋度宗)咸淳丁卯三年(1267年)叶隆礼跋,称子固晚年工梅竹,步骤逃禅,予自江右归将与之是正,而子固死矣。跋出隆礼手迹,其言可信。是孟坚之卒于丁卯以前,更为确凿,亦足证桐寿之说为诞妄矣。

  赵孟坚《梅竹诗谱》(或称《梅竹谱》),作于宋理宗景定元年庚申(1260年),是赵孟坚传世作品中时间最晚的一件。卷后除叶隆礼一跋外,还有(宋度宗)咸淳戊辰四年(1268年)中秋赵孟一跋及同年小暑日赵孟淳一跋,二跋皆提到彝斋已经不在人世。这件作品及卷后叶隆礼等三跋,《大观录》和《石渠宝笈续编》也有著录。至此,关于赵孟坚的卒年,当大体可以定在景定元年至咸淳三年(1260~1267)之间。

  徐邦达先生有《赵孟坚生卒年岁订正》一文(收入徐先生著《历代书画家传记考辩》一书,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1984年),赵孟坚《梅竹诗谱》卷后叶隆礼、赵孟、赵孟淳三跋全文引录,还征引其他一些材料,论证赵孟坚卒于宋亡之前,颇为精审。如徐先生提到周密《齐东野语子固类元章条》说子固所藏五字不损本《禊帖》(按即著名的落水本定武《兰亭序》)身后入贾相(似道)家。按贾似道败没,在南宋亡国之前,那又是子固未入元代的有力辅证。确是前人所未发⑧。

  但徐先生又引郁氏《书画题跋记》卷六著录赵孟坚《水仙》长卷本幅上元京口顾观题云:

  冉冉众香国,英英群玉仙;星河明鹭序,冠佩美蝉联。

  甲子须臾事,蓬莱尺五天;折芳思远寄,秋水隔涓涓。

  徐先生肯定地写道:甲子为景定五年(1264年)。诗中甲子二字,很明显地说明了孟坚就死在那一年,这才是最正确可靠的生卒年岁,不必再考虑其他浮议了。

  顾观诗中的甲子果真指的是确切的年份吗?

  笔者不揣浅陋,斗胆提出一点在徐先生看来也许以为是浮议的异议。

  顾诗是一首五言律诗。从律诗的格律要求(中间两联必须对仗工整)及诗意来看,若将甲子理解为具体的年份,总使人觉得牵强。关于甲子有两种解释:(1)甲为天干之首,子为地支之首,干支依次相配,如甲子、乙丑,可得六十数,统称为六十甲子。古人用以纪年、纪月、纪日、纪时。(2)甲子所以纪岁月,因亦以甲子为岁月,年岁的代称(参见《辞源》甲子和干支条)。顾诗中之甲子,我以为作岁月解更为妥贴。六十年为一甲子,引申开来,亦不妨作人生解。唐许浑《送宋处士归山诗》世间甲子须臾事,逢着仙人莫看棋,杜甫《春归诗》别来频甲子,倏忽又春华,贯休《赠轩辕先生诗》略问先生真甲子,只言弟子是刘安等皆非指具体年份,即是明证。况顾观诗句或即从许浑诗脱胎而出,也是很可能的。这样看来,赵孟坚究竟死于何年,照样还是不能确定。

  现在回过头来再谈谈姚桐寿及其《乐郊私语》。

  《四库全书总目》卷一四一《乐郊私语》条谓:

  桐寿,字乐年,睦州(今浙江建德)人。顺帝后至元中(1335~1340)尝为余干教授。解官归里,自号桐江钓叟。至正中(1341~1368)流寓海盐。时江南扰乱,惟海盐未被兵火,尚得以闭门安居,从容论述,故以《乐郊私语》为名。虽若幸之,实则伤乱之词也。所记遗闻琐事,多近小说家言。然其中如杨额哲武林之捷、张士诚衫青之败,颇足与史传相参

  从以上文字可知,姚桐寿生当元末战乱频仍、社会动荡之世。解官后曾由故里睦州流寓到海盐。海盐恰是赵孟坚的家乡。其时虽去南宋之末已有多年,但他是一位好事者,对坊间流传的有关赵孟坚的遗闻琐事,他想必是很感兴趣,故尔才记录下来。只是时间久了,传闻未免与事实走样。他只是记录传闻而未加甄别,所以其真实可靠性也就很难说了。但他对赵孟坚还是很尊重的。

  清陆心源《三续疑年录》卷五,据《浙江通志》引《嘉兴图记》作孟坚卒于元元贞元年(1295年),近人郭味蕖《宋元明清书画家年表》及姜亮夫《历代人物年里碑传综表》沿其说,皆误。

  赵与未著《宾退录》

  任道斌先生著《赵孟系年》(河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于《传略》一节,称(孟)父赵与,南宋末官至户部侍郎,浙西安抚使。朝参之暇,不废翰墨,著有《宾退录》。此次赵孟书法国际研讨会征文中已见援引,实是张冠李戴了。

  赵孟《松雪斋文集》卷八《先侍郎阡表》,于其父与之生平事迹所记颇为翔实,但并未提及有《宾退录》之撰述。

  《宾退录》的真正作者乃是赵与时。

  赵与时的时字,过去有些书上常作(时之异体字),如《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一八《宾退录》条即题《宾退录》十卷,宋赵与 撰。与字形相近易混,或是任先生张冠李戴的原因吧?

  赵与时,字行之,死后葬安吉归安县乡山之原,估计归安即其祖居之地。与赵孟坚同登宝庆二年进士,官至丽水丞。与时为孟坚之从伯,孟坚《彝斋文编》卷四有《从伯故丽水丞赵公墓铭》一篇。于与时生平事记载最详,《四库总目》有大段援引。

  考《宋史》卷二一六《宗室世系二》,知与时与孟坚同为宋太祖仲子燕王德昭之后,太祖七世孙伯颖为与时曾祖,孟坚之五世祖,衡之孟、孟坚世系,当为宋太祖十世孙。《四库总目》谓为宋太祖七世孙,盖误也。与时世系见拙文附录一。

  赵与时《宾退录》,已有齐治平校点本行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

  《彝斋文编从伯故丽水丞赵公墓铭》有《四库全书总目宾退录》全文见拙文附录一和附录二。

  注:

  ①见《宋史太祖本纪一》。

  ②见《宋史》高宗本纪及孝宗本纪。

  ③悦生堂,贾似道堂名。

  ④据赵孟坚《彝斋文编》卷四《从伯故丽水丞赵公(与时)墓铭》:有宋通直赵君行之之墓,在安吉州归安县乡山之原。嗣子孟珤,以绍定五年月日奉襄事乞铭于某,以丙戌进士同登有是请也。丙戌,为宋理宗宝庆二年(1225年)。此处,宝庆三年,误。

  ⑤身后有严陵之命。言赵孟坚死后,世有严陵之誉。严陵,系指东汉著名隐士严光,光字子陵,余姚人。少有高名,与光武帝刘秀同游学。及秀即位,乃变姓名隐居,垂钓于富春江上。光武屡召不应。后名其钓处为严陵濑,今犹存严陵钓台遗迹。严光,《后汉书》有传。

  ⑥余手头有清刘承干嘉业堂丛书本《彝斋文编》四卷,卷一录此诗,标题作甲戌岁朝把笔,戌字误。

  ⑦孟坚生年距宋亡实为八十年。

  ⑧徐先生引文与《齐东野语》子固类元章条原文有出入,按贾似道罢相,事在宋恭帝德祐元年乙亥(1275年)。

  附录一:赵孟坚《彝斋文编》卷四、《从伯故丽水丞赵公墓铭》(嘉业堂丛书本)

  有宋能直赵君行之之墓,在安吉州归安县乡山之原。嗣子孟珤,以绍定五年月日奉襄事乞铭于某,以丙戌进士同登有是请也。噫,天之所界,每啬于所宜与,此从古所莫可诘。今又重叹于君焉。君以敏悟之资,秀出璇源,方弱冠,已荐取应举。宁考登宝位,补官右选,调管库之任,于婺于泰于衢者三。又监御前军器所,司行在草料场。踸踔西阶,逾三十年,未尝一日忘科举业也。故自丁卯迄乙卯,以锁厅试而举者亦三,春闱率不偶,积阶至忠翊。今上皇帝覃赉赐,予换文阶。旧制,宗姓换阶,视见服官品,忠翊则应得京秩。新制裁革,回视初荐,仅循从事丞,处之丽水。君平昔游际贵达,方将汲引,郡侯叶公武子,赵公必愿咸知奖,且荐其才,庶有成也;而君疾不可复起矣。悲夫,以半生积学之勤,裁于制,不得有其有,而下从选调,淹矣;而又夺之年,不得诣高寿,赋与之啬可诘也失?君讳与时,年五十七,绍定四年十一月日终。上章告谢,寻通直命下,弗之觌也。曾祖伯颖,故修武郎;祖师古,故秉义郎;父希宜,故桐城令,宣教郎致仕。妻鲁氏,少卿公之孙女,今封令人,以男孟珤皇侄右监门卫大将军效恩也。长男孟瑞,故承信郎;次男孟珤、孟瑨;女四人,孙一人。奉公之丧丽水者,母弟与善也。恻为之铭曰:谓其可必,天则尔啬,谓其可期,天则不可。知厚其积,乃狭其施。其得人之贻。

  附录二:《四库全书总目》卷一一八子部杂家类二《宾退录》条

  《宾退录》十卷,宋赵与撰。与字行之,以《宋史》宗室考之,盖太祖七世孙也。《宋史》无传,志乘亦不载其名。惟赵孟坚《彝斋文编》有《从伯故丽水丞赵公墓铭》曰:

  有宋能直赵君行之之墓,在安吉州归安县乡山之原君以敏悟之资,秀出璇源,方弱冠,已荐取应举。宁考登宝位,补官右选,调管库之任,于婺于泰于衢者三。又监御前军器所,司行在草料场。踸踔西阶,逾三十年,未尝一日忘科举业也。故自丁卯迄乙卯,以锁厅举而试者亦三。春闱率不偶,积阶至忠忠翊。今上皇帝覃赉赐,予换文阶。旧制,宗姓换阶,视见服官品,忠翊则应得京秩。新制裁革,回视初荐,仅循从事丞,处之丽水。君平昔游际贵达,方将汲引而君疾不可复起矣年五十七,绍定四年十一月日终。上章告谢,寻通直命下,弗之觌也。云云。

  其叙与生平最详。惟墓志铭之首称其子孟珤乞铭于某,以两戌进士同登,则与当为理宗主庆二年进士,而乃称其春闱不偶,殆与孟珤同登进士欤?(原案,孟坚亦非两戌进士,此文下注代作二字,当为所代之人也。)是书前后皆有与题识,前题不署年月,称不生闻见所及,喜为客诵之,宾退或笔于牍,故命以《宾退录》后题称阏逢涒滩,盖成于嘉定十七年甲申也(从略)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威尼斯手机版娱乐场,转载请注明出处:诸王孙赵孟坚字子固,宣祖有子五人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