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展览

当前位置:威尼斯平台官网 > 作品展览 > 题为《宋赵孟坚论书法》,姜夔的传世书迹

题为《宋赵孟坚论书法》,姜夔的传世书迹

来源:http://www.avent-guard.com 作者:威尼斯平台官网 时间:2020-04-21 17:07

南宋的书学理论著作 赵孟坚《论书法》

尤袤与姜夔:文学名家的书法 南宋文学以中期最为兴盛,诗坛以“中兴四大家”陆游、范成大、杨万里、尤袤为代表,词界以辛弃疾和姜夔为旗帜。此数家均善书,且都有书迹传世。 尤袤(1124-1194),字延之,号遂初居士,常州无锡(今属江苏)人。绍兴十八年(1148)王佐榜进士。初为泰兴令,后知台州。孝宗朝,为淮东提举常平、江东提举常平、江西转运使兼知隆兴府,迁大宗正丞,累至太常少卿,权充礼部侍郎兼修国史,又曾权中书舍人兼直学士。光宗朝,为焕章阁待制、给事中,后授礼部尚书兼侍读。转正奉大夫致仕,赠金紫光禄大夫。绍熙五年卒于任,葬无锡西孔山之阴。嘉定五年(1212),谥文简。《宋史》卷三八九有传。 尤袤少从喻樗、汪应辰游,与朱熹常有往还,以博学多识、藏书丰富而著称于时,有《遂初堂书目》一卷。长于诗,宗江西诗派,以诗风平淡见长。著有《梁溪小稿》六十卷、《梁溪集》五十卷,早佚。清人尤侗辑有《梁溪遗稿》二卷传世。 尤袤书名虽不见早期书法史著作《皇宋书录》、《书史会要》等著录,但其博雅善书,好古精鉴。如朱熹《跋尤延之论字法后》云:“尤延之论古人笔法来处,如周太史奠世系,真使人无间言“。并在《题西台书》和《跋兰亭叙》、(跋旧石本乐毅论)等题跋中提到了尤袤的意见。尤袤最重要的书法题跋,是他为汪逵(汪应辰之子,1141-1206)和王厚之(字顺伯,1131-1204)等家藏的数种《兰亭序》刻本所作的题跋,仅俞松《兰亭考》就著录了八跋,均见《梁溪遗稿》卷二辑录。陆九渊曾有言:“余尝从王顺伯求观其所藏《兰亭》,二本相类,一肥一瘦。尤延之谓瘦者乃真定武本,而顺伯则主肥者。二公皆好古博雅,其辨古刻之真伪,皆为后辈所推。”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兹依《兰亭考》移录二则。可见尤袤于书法之见识: 唐文皇初得此叙,命欧、褚、赵模、冯承素、韩道政、诸葛贞等拓本,以赐群臣,故传于世数本。欧阳公《集古》不录定武本,谓与王沂公家所刻不异。自山谷嘉定武本,以为“肥不剩肉,瘦不露骨”,于是士大夫争宝之。其实或肥或瘦,皆有佳处。此本差肥而最有精神,号“唐古本”,或云在永兴年。若定武,自有三本,独民间李氏本为胜,其余用李本再刻,益瘦细矣。 《兰亭》旧刻,此本最胜。而世贵定武本,特因山谷之论尔。余在中秘,见唐人临本皆肥。以杨柽所藏薛道祖所题本验之,实唐古本也。而近世以此为定武,则误矣。余凡见前辈所跋定武本,悉有依据,不敢臆断。其“湍、流、带、右、天”五字皆损。后有见余所尝见者,当自识之,难以笔舌辨也。 又,在尤袤为数不多的传世书迹中,就有一种是《定武兰亭跋》,署为“淳熙甲辰(十一年,1184)十二月辛亥”所题,味其文意,与《兰亭考》中著录的跋文有相通处。本跋作行楷书,结字用笔,似乎均着意与《定武兰亭》相靠近。另有《欧阳修集古录跋尾墨迹卷跋》,淳熙十五年十二月廿三日作,连同欧阳修本幅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尤袤传世书迹中的另外一件重要作品,是署为“绍熙辛亥(二年,1191)暮春中院”所书的《西塞渔社图卷跋》。此作行草书,用笔流畅而不失含蓄,生动而不失稳重,厚法度而不着意,见苏、米笔意而不为所囿,堪称题跋书法之佳构。更为重要的是,此跋应渔社主人李结(字次山,1124一约1191)之请而作,中有“予生甲辰,与公同岁”云云,恰可补正两家生年,诚为重要文献之真迹,意义更非一般书迹可比。 姜夔(约1155一约1221 ),字尧章,一字石帚,号白石生、白石道人,饶州府鄙阳(江西波阳)人。年少时,从父亲宦于古沔(湖北汉阳),得萧德藻(千岩)赏识,从其学诗,遂寓居吴兴武康(浙江德清)。以善诗工词,为杨万里、范成大等名流赏识,时相过从。又颇解音律,庆元三年(1197)以进乐书,诏许免解应礼部试,不第。布衣终老,卒葬杭州钱塘门外西湖。著作《白石道人歌曲》、《白石道人诗集》、《诗说》、《绛帖平》、《续书谱》等传世。或谓有《集古印谱》十卷,不传。姜夔生平,《宋史》无传,清人陆心源编《宋史翼》卷二八增补之。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直斋书录解题》卷二O、《两宋名贤小集》卷二七O、董史《皇宋书录》下篇、《书史会要》卷六等相应条目有其小传,《江西通志》、《浙江通志》等亦均有载。 姜夔可谓好学而无所不通之人,以布衣而得盛名;但又可谓是怀才不遇,一生落魄,为文为艺,过着一种清客幕僚的寓公生活。姜夔为诗,崇江西诗派,琢句精工。其为词曲,清新峻拔,立意幽远,尤以能自度工尺、叠唱新腔,而开南宋婉约派之新气象,允推一代词坛重镇。词曲之外,书法亦为姜夔的主要精神生活内容之一。ww.shufawu.com,转载请保留此信息来源,谢谢合作!来源 书法屋:w尤袤与姜夔:文学名家的书法(2) 姜夔在书法史上的地位,主要取决于他在书法理论方面的贡献。姜夔的书法理论传世之作,主要有《绛帖平》六卷、《禊帖源流考》一卷和《续书谱》一卷,又有《禊帖偏旁考》、《王献之保母砖志跋》等。朱彝尊《绛帖平跋》云:“鄱阳姜尧章撰《绛帖平》二十卷,仅存六卷尔。尧章于书法最称精鉴,其言曰:‘小学既废,流为法书;法书又废,惟存法帖。帖虽小技,上下千载,关涉史传为多。’故于是编条疏而考证之,一一别其伪真,察及苗发。其余若《续书谱》、《禊帖偏旁考》、《保母墓砖》,皆能伐其皮毛,啜其精髓,比诸黄长睿、王顺伯为优“。《绛帖平》专论丛帖《绛帖》,本书第四章第二节将论及。《禊帖偏旁考》专论(兰亭》技法,《禊帖源流考》专论《兰亭》之诸种本末,请参见本书第四章第三节相关论述。其书法理论名篇《续书谱》,意在续唐人孙过庭《书谱》之说,但在叙述语言和理论体系上都有所出新,详请参见本书第五章第三节相关论述。 姜夔书法,晚年得笔法于单炜(字丙文,一作炳文),主要取法魏晋古风。尝自称:“悟帖中,只张芝《秋凉帖》、钟繇《宣示帖》、皇象《文武帖》、王廙小字二表,皆在右军之上“。元人陆友记曰:“宋人书习钟(繇)法者五人:黄长睿伯思、洛阳朱敦孺希真、李处权巽伯、姜夔尧章、赵孟坚子固。姜尧章作《绛帖评》,旁证曲引,有功于今古。……赵子固谓姜书‘精妙过于黄(庭坚)、米(芾)’。”陶宗仪以为:“(姜夔)书法迥脱脂粉,一洗尘俗,有如山人隐者难登庙堂”。,当然,就传世姜夔书迹而论,显然没有他自称的那样高古,自然也没有达到赵孟坚所称赞的“精妙过于黄、米”的程度。 姜夔的传世书迹,以小楷为多,也以小楷为胜,行书次之。可惜墨迹鲜见,如今只能主要借助于刻帖作一考察。刻帖中的姜夔书迹,主要集中在南宋晚期廖莹中辑刻的《世綵堂小帖》中,其“名贤法帖第八”、“名贤法帖第九”两卷摹刻姜夔书,就传世旧拓残本而言,就有八种:楷书《契丹歌二首》、楷书《疏影慢》、行书《齐天乐慢》(以上卷八),行书观题、小楷题跋、小楷《定武兰亭考》、小楷《兰亭序本末考》、楷书《赠苗员外五言诗》(以上卷九)。另外,清谢希曾《契兰堂法帖》卷六幕刻有姜夔《保母砖志跋》一种。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根据以上书迹,大致可知其行书主学晋唐,楷书亦尝用两种面貌示人:一者取法唐人,兼欧、柳之风;一者主学魏晋,得钟、王之法。特别是他的小楷,颇为端正安详,或有晋人气韵,或重唐人法度。在两宋普遍重视“写意”的年代,姜夔书法迥出时流,殊属可贵。

南宋前期其他卿士与释氏的书法 前文已就南宋前期书法的主要代表人物,包括中兴名将的书法作了阐论。以下再就有书迹传世,且在书法史上值得一提的若干人物作一简要勾勒,按其社会阶层,分卿士、释氏两类出之。 (一)卿士类 赵宋崇尚“文物之治”,故南宋书法名家,亦以卿士为最。即使战争连连的北宋之末、南宋之初,期间名家所出,也以卿士为大宗。

赵孟坚贵为宗室子弟,工诗、善书,尤擅绘画和鉴赏,名闻士林。然而其生当南宋晚世,平常岁月唯以金石书画为精神寄托,高洁自持,一心向往“米家书画船”般的生活状态。

  1. 朱敦儒 朱敦儒(1081-1159),字希真,号岩壑老人,河南府(河南洛阳)人。早有才誉,志行高洁,虽为布衣而有朝野之望。北宋末年,屡征不就。南渡后,流离两广。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绍兴二年(1132),以荐补右迪功郎。绍兴五年(1135),汪应辰榜同进士出身,治《诗》,十二月除秘书省正字。七年五月,通判临安府。九年四月,除秘书郎,五月为都官(刑部)员外郎。后,又以兵部郎官兼两浙东路提点刑狱。任上,因言官劾其“专立异论”并与李光交通,于绍兴十九年(1149)请辞,归居嘉禾(浙江嘉兴)。晚年未守贞节,出于“舐犊之爱”而为秦桧上客,复除鸿胪少卿。绍兴二十五年(1155)十月,秦桧死,朱敦儒旋复致仕。有《樵歌》三卷。《宋史》卷四四五《文苑七》有传。 朱敦儒以工诗词乐府而受好评,其作以婉丽清畅胜。朱敦儒亦善书,行书暗含骨鲠而不乏清逸之气,自出机抒;小楷能追迹魏晋,精妙醇古,曾得周必大、朱熹等一代名士之高评。如周必大云:“今观其字如其诗,其诗如其人。后世不待识面,当知为伊洛盛流矣。”朱熹有言:“今岁朱鸿胪、喻工部者出,乃能超然远览,追迹元常于千载之上,斯已奇矣。”又言:“岩壑老人小楷《道德经》二篇,精妙醇古。”唯其晚年之作,似乎愈来愈多“狂怪”的趣向。是与他晚年的心境有关?抑或好尚“异论”本性使然? 朱敦儒传世书迹,笔者凡三见: 其一,小楷刻帖《挽太夫人挽诗一首》。庐陵曾氏旧藏,曾宏父辑刻于《凤墅帖》卷一八《南渡名贤诗帖)。无纪年,但据帖后曾氏跋记可知,诗书为挽曾宏父外曾祖母宋令人而作,时间当在南渡之初朱敦儒客寓庐陵(江西吉安)曾氏宅期间。 其二,行书墨迹《定武兰亭跋》。在“独孤僧本”(俗称“火烧本”)《定武兰亭》后,故已残。绍兴十四年甲子(1144)应吴说(傅朋)之请,为吴氏所得佳拓本而作。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法书至尊·中日古代书法珍品特集(上)·墨迹卷》有影印。 其三,行草书墨迹《尘劳帖》。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项元汴旧藏物,《式古堂书画汇考·书考》卷一四、《大观录》卷七、《墨缘汇观·法书》卷下等著录。后人清内府,为《宋人法书》第三册作品之一,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乾清宫》,并辑刻于《三希堂法帖》第一七册。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故宫历代法书全集》第一三册有影印。无纪年,约两浙东路提点刑狱任上所书。 2.蒋璨 蒋璨(1085-1159),字宣卿,号景坡,常州宜兴(今属江苏)人。北宋名卿蒋之奇(1031-1104)从子。崇宁五年(1106),以荫补将仕郎,任婺州兰溪县主簿。历知抚州、通州。绍兴二年(1132),知台州。五年,提举淮南东西路茶盐公事。后知扬州。十年六月,以右中奉大夫直龙图阁、两浙转运副使知临安府,八月复为两浙转运副使。旋因上书为岳飞辩解,忤犯秦桧,罢官归闲。十七年,除户部侍郎给事中。二十七年二月,由淮南转运副使知平江府。二十八年三月,除敷文阁待制,十月提举洪州玉隆观。二十九年卒。孙觌撰《蒋公墓志铭》。蒋璨又以“善书”闻名于绍兴时期 蒋璨又以“善书”闻名于绍兴时期,公干之余,江浙一带多有其题榜之书。凡士卿之家所藏法书名画,亦以请题为贵。如,绍兴二年二月二十三日,应当时藏家吕辩老之请,正书跋传为苏子美家藏本《怀素自叙帖》,该跋墨迹今仍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所藏“大历丁巳冬十月廿有八日”狂草本《自叙帖》墨迹卷后。绍兴五年十月望日,应毕氏之请,行楷书跋《唯阳五老图卷》,该跋墨迹已与原图卷分离,现藏上海博物馆。又,行楷书跋《蔡襄自书诗卷)(无纪年),或为北宋政和年间(1111-1117)应霍端友(崇宁二年状元)之请而作,该跋墨迹仍接续原卷之后,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蒋璨还是为数不多的被董史《皇宋书录》著录的南宋前期书法家,其云:“蒋璨……善行书,亦长于大字。今家藏数帖,皆有韵度。豫章诸寺,扁额多其所书。圆媚缜密,然少萧散。”董史又引录了岳珂《宝真斋法书赞》卷二二《宋名人真迹》中《蒋宣卿书简帖》(五帖并行书)赞语,但有脱落。岳氏跋、赞云: 中兴而来,简札日趋于文,降而不返,真随以亡。思古之君子,于是亦可以观百年之流风矣…… 赞日:庐山之下仙佛之庐多公题扁,予熟其体矣。而今见其帖,大抵小则遒而大则婉。岂所施有异而笔法亦随以变?遒而不流于介,婉而不失其健。予犹愧乎知书之浅。 岳珂所称赞的“遒”与“婉”,可是晋唐书风的高境界。而从蒋璨传世代表作绍兴十四年甲子(1144)《冲寂观二诗帖》(见《三希堂法帖》第一六册摹刻),结合上述题跋书迹作一考察,可知其早年推崇蔡襄书法,后来可能受到苏轼、米芾书风的感染,晚年之作用笔也趋跌宕,但总体仍不受苏、米所左右,在当时算是能保持清醒头脑,而知上追晋唐的书法家了。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正如董史所评,其书得在“圆媚稹密”,失在“少萧散(之气)”。又有正书《大圣等慈善普照明觉大师之传》碑,嘉泰二年( 1202)被人刊立于明州(浙江宁波),该碑宋拓本现藏日本京都东福寺。 此外,尹惇(字彦明,号和靖,1061-1132,一作1072-1142)、程敦厚(字子山,生卒年不详)、王安中(字履道,号初寮,1075-1134)、王庭珪(字民瞻,号卢溪真逸,1079-1171)、胡世将(字承公,1085-1142)、刘岑(字季高,号杼山,1087-1167)、陈与义(字去非,号简斋,1090-1138),乃至权奸秦桧(字会之,1090-1155)等,一时南渡人物,从他们的传世书迹来看,均有较高的书艺水平,书史理当有其一笔。 (二)释氏类 自隋唐五代以来,释门即多善书者。南宋前期,释家子善书者,当以圜悟克勤、大慧宗杲和冷斋慧洪为先后之代表。 1.圜克勤(附:大慧宗杲) 释克勤(1063-1135),字无著。临济宗杨岐派高僧。俗姓骆,崇宁(四川郫县)人。曾住持四川成都昭觉寺、湖南澧州夹山灵泉禅院。北宋末南宋初,住持江苏镇江金山寺。建炎元年(1127)十一月,南渡之初,高宗幸扬州,尝诏释克勤人对,问其法,赐紫衣和“佛果禅师”之号,旋又赐号“圜悟”。绍兴五年圆寂,谥号“真觉禅师”。有《碧岩录》十卷,门人编集而成。 圜悟善书,传世墨迹凡二见:一,《印可状》(与虎丘隆禅师法语),无纪年,约宣和年间在汴州天宁寺书,卷后有元僧十三家题跋,现藏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一,《与密印禅师法语》,建炎二年(1128)六月二十七日书,今藏何所未详。两种均为行书,见《书道全集》第16册影印。其书行笔超逸,风韵蕴藉,了无经生相而别具文士风,宗颜鲁公法而得苏东坡意。 重要的是,出自他的法嗣及再传法嗣人物中,有多位在书画艺术上有较高造诣。比如大慧宗果,再传佛照德光,三代法嗣北礀居简、密庵咸杰,四代法嗣痴绝道冲,均有书迹传世。尤其是大慧宗杲(字昙晦,号妙喜,约1089-约1163),作为圜悟克勤之法嗣,无论在禅学还是书学上,都后出转精,隆兴元年(1163)八月,御制赞颂赐释宗杲。宗杲的传世墨迹,为日本国公私所藏者就至少有八种之多,如行书墨迹《与无相居士札》等。此外,宗杲又有绍兴二十八年正月撰并行书《宏智老人像赞》(刊立于浙江宁波天童寺)等。
  2. 冷斋慧洪 释慧洪(1071-1128),一作惠洪,法初名德洪,法号觉范,晚号冷斋。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俗姓彭(一作姓喻) ,筠州新昌(江西宜丰)人。十四岁出家,弱冠之年试经于汴京(河南开封)天王寺,追随临济宗黄龙派高僧真净克文习禅法。勾流京城时,奔走于公卿之门,因宰执张商英(1043-1121)等举荐,哲宗诏以入对,赐号“宝镜圆明法师”,一时名重京华。数年后,云游庐山、衡山及江南一带。政和元年(1111),因张商英名列“元祐党籍”而受牵连,遭流放朱崖(海南岛)。三年后遇赦,回到家乡专事著述,有《石门文字禅》、(冷斋夜话》、《林间录》、《禅林僧宝传》等,均为(四库全书)收录。南宋建炎二年卒于新昌故里。生平事迹可参见《石门文字禅》卷二四《寂音自叙》、谢逸《溪堂集》卷七《林间录序》,以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冷斋夜话”条。 慧洪以禅学与诗文结交黄庭坚 慧洪以禅学与诗文结交黄庭坚,故其于诗于书均尊崇苏轼及“苏门四学士”,晚年尤其注重追随黄庭坚。其论艺题跋也多有见识,明人毛晋为辑《石门题跋》二卷刊人《津逮秘书》,在他有关书法的题跋中,既多禅宗意趣,也合尚意风潮,具有很强的时代特征。 慧洪书法也如其人其诗其文,表现出很强的取法苏、黄而又以黄庭坚体为主的特征。传世书迹有宣和四年(1122)十一月所书《奉送圆监寺持钵之邵阳诗帖》(图I一3一2.2.3),见(凤墅帖》卷一八(南渡名贤诗帖)摹刻。或许因为他毕竟是释家弟子,所以点画形态刻意求洁净。 附:“黄冠书法”资料一则 黄冠者,道士之谓也。既然释家有善书者,道门也应有之。即便如符箓者,亦当属之,故黄冠之门应多工篆书之士。然而时光消逝,其迹也消失。曾见元人虞集《跋王逸老草书》一条,涉记南宋前期黄冠书法,其曰:“于后南渡,讲和即安,思陵临池之好尤笃,一时内外大小之臣闻风而起...…当是时,吴兴张谦仲亦高年,篆法甚古,隐于黄冠,龟山先生尝叙其所为书,故其人名尤重焉。”

赵孟坚书法,一方面受苏轼、米芾影响较大,另一方面又一心向往魏晋风度。这种在近贤与古贤之间摇摆求生存的实际状态,正反映了赵孟坚的创作实践与理想观念还存在一定的距离,而这又恰恰是南宋晚期书坛才情人物缺乏的表现。

赵孟坚《论书法》一卷,较早著录于元人苏霖(字子启,生卒年不详)《书法钩玄》(元统二年甲戌自序,1334)卷三,后世著录主要有:明王世贞《古今法书苑》卷一五《五之评下》,题为《赵子固书评》(不全);汪砢玉《珊瑚网》卷二三下《法书题跋》,题为《赵子固书法论》;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卷三《书三·书旨》,题为《赵子固书法论》。清倪涛《六艺之一录》卷二七四《历代书论四》,题为《宋赵孟坚论书法》;清康熙内府敕修《御定佩文斋书画谱》卷七《论书七·书学下》,题为《宋赵孟坚论书》;又,清冯武《书法正传》卷五《纂言上》节录。近年,崔尔平选编点校《历代书法论文选续编》据《古今法书苑》本辑人。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论书法》一卷大体区分为五条,其中前两条占主要篇幅,自然也是全卷的精华之所在。当今学者以为:“其中多诲人之语,若从其晚年随心所欲的创作实践这一点估计,此卷当为中年之作。”其核心观点大致如下:

第一,提倡学书要由唐人晋,深信“以间架墙壁为要”。此一观点,既与宋高宗有很大不同,也与北宋尚意书家不同。其理论价值在于能以切合实际的意见提出学习书法的途径与要领,既不盲目追求取法魏晋,又不盲目提倡创新。其言云:

学唐不如学晋,人皆能言之。夫岂知晋不易学,学唐尚不失规矩,学晋不从唐入,多见其不知量也。仅能欹斜,虽欲媚而不媚,翻成画虎之犬耳。何也?书字当立间架墙壁,则不骫骳。思陵书法未尝不圆熟,要之于间架墙壁处不著工夫,此理可为识者道……故予深信,问架墙壁为要也。余自谓:“学古人当勤,媚今人当无心,可也。”中兴后,朱壑岩横斜颠倒,几若杨少师;孙勤川规矩,恐下笔不中规者,元章曰“奴书耳”。朱,吾所取;孙,吾所戒。更从识者评之。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第二,提倡严格的楷书学习要求,以初唐楷书碑版欧阳询《化度寺碑》、《九成宫醴泉铭》和虞世南《孔子庙堂碑》三书为“人道”之首选,同时高度评价了隋代书家丁道护的成就。其言云:

学隶楷于魏、晋之下,邈乎无以稽也……然则欲从入道于楷,何从?曰仅有三焉:《化度》、《九成》、《庙堂》耳。晋、宋而下,分而南北,有丁道护襄阳《启法寺》、《兴国寺》二石,《启法》最精,欧、虞之所自出;《兴国》粗甚,如出两手。天不寿精而寿粗,良可叹也。北方多朴,有隶体,无晋逸雅,谓之“毡裘气”。至合于隋,书同文轨,开皇、大业以逮武德之末、贞观之初,书石无一可议。此古今集大成之时也,于是欧、虞大宏厥声。始者虞于《隆圣道场》,欧于《姚辨》等刻,亦未臻绝艺也;及《孔子庙堂碑》、《飞来白鹤诗》,虞为法于世矣,《化度》、《九成》,欧独步于时矣。今求楷法,舍此三者,是南辕而北辙矣。三书之法,在平正恬淡,分间布白,行笔停匀……守此法既牢,则凡施之间架,自然平均,便不俗气……今未正骨格,先尚态度,几何不舍本而求末耶?戒之,戒之!从入之门,先敬先戒,平平直直,轻轻匀匀。

第三,认为书法学习必须从古人之书中求其义理,且以“中正”为尚,以“中庸”为难,书法与文章一样可以观人。其言云:

俗之从生,始于徐浩也。知《兰亭》韵致,取有映带,不知先自背了绳墨,欹斜跛偃,虽有态度,何取?态度者,书法之余也;骨格者,书法之祖也……皆须以古人所书求其义理,执一而论,第曰“中正”,此李后主讥鲁公为“田舍翁”。又如褚河南如(所)称八分古雅有韵,一切尚之,甚有疏拙;薛少保发越褚体,飘扬透彻,一尚不回,几致迂疏。鲁公之正,其流也俗;诚悬之劲,其弊也寒。古往今来,中庸能鲜,千古之下,刻心苦神诣其然者,要是文章之外,惟此足以观人。发挥形容,有足尚者,不忍怠也。又尝妄论:文章精到,尚可改饰;字画落笔,更不容加工。求以益之,适或坏之,此吾知字书之贵。一生眠则画被,坐则画地,将老无工,此艺厥为不易哉。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第四,强调行草书的用笔之要在于“勿使笔尖”,而草书更贵在“法度端严中萧散为胜”。其言云:

行草宜用“枣心笔”者,以其折袅婉媚。然此笔须出锋用之,须捺笔锋向左,意趣如只用笔腰,不用笔尖,乃可。如真书直竖用尖,则施之行草无态度。此是要紧处,人多未知之。姜尧章、孙过庭草书,言能笼罨横竖,最善发明。枣心笔于用之时,每难挥运,双钩悬腕,久久得趣,其要正在勿使笔尖也。

草书虽连绵宛转,然须有停笔……草极难于拙……

晋贤草体,虚淡萧散,此为至妙。唯大令绾秋蛇,为文皇所讥。至唐旭、素,方作连绵之笔,此黄伯思、简斋、尧章所不取也。今人但见烂然如藤缠者,为草书之妙,要之晋人之妙不在此,法度端严中,萧散为胜耳。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第五,对若干传世书迹,提出了自己的鉴赏意见,为后世的相关研究提供了重要的书法史信息。尽管片言只语,但后世研究者已经无法绕开。如,针对摹刻于长沙的“绿天庵本”《怀素自叙帖》,赵孟坚提出了乃是苏舜钦(自号沧浪翁)辈所书的观点,对至今仍有争议的怀素《自叙帖》真伪问题,应有借鉴价值。其言曰:

今长沙所刊《怀素自序》,乃苏沧浪辈书,一向袅侧无典则。北方有一正本,不如此,或歇或连,乃为正当。

又如,提出了施宿摹刻《海陵帖》的问题,近世帖学研究者沈曾植、张伯英、容庚等均受启发,均有发论,而今的帖学研究遂能形成这样的共识;施老子(即施宿,字武子,1164-1222)晚年任淮东提举茶盐常平使司时,在泰州治海陵县(今江苏泰州海陵区)常平使司“澄清堂”,删订《阁帖》中的王羲之诸帖,汰去伪迹,辑其真迹摹勒上石,成专摹王羲之法帖的《海陵帖》五卷;而此五卷,又与后来者摹刻于澄清堂的其他诸卷,共同成为《澄清堂帖》(全十一卷以上,或为十二卷),《海陵帖》五卷为《澄清堂帖》的前五卷。一段公案从而大体得以明晰。其言曰:

右军三卷,仅一半真,施老子印证简斋、尧章诸公议论,去其间伪迹,如《求屏风贴》、《早乘凉帖》,止开真帖五卷于海陵,当以此为区处。

后世学者,充分注意到了赵孟坚以上理论的时代特征与理论价值,因此在讨论南宋书法理论时,均给予了重点关注。尤其对其由唐人晋的观点,认为是“体现了南宋后期书法风尚的转型契机与宋末士人的创作心态”,特别是“对赵孟頫理论的形成,似乎起了一定的作用”,“赵孟坚的理想在他的从弟赵孟倾手中才得以实现。而虞集的学虞(虞世南),柯九思的学欧(欧阳询),从理论上说应该是受到赵孟坚的影响”。因此,赵孟坚《论书法》一卷对元代书法复古运动提供了足够的理论支撑。

本文由威尼斯平台官网发布于作品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题为《宋赵孟坚论书法》,姜夔的传世书迹

关键词: